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胡老汉的心事(小说)

精品 【菊韵】胡老汉的心事(小说)


作者:作者蓉儿 布衣,151.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23发表时间:2018-10-05 22:56:55

   北坡村四面环山,山脚下却是一川平地。这川不大,却也随便轻松地养活了座落于此的百来户人家。山的对面还是山,两山之间一串之中有一条河贯穿而过。河不知从何处而来,亦不知终是流向哪里去,就也这般不知多少年的润泽养活了这里祖祖辈辈一代代人。
   有山有水有田地,也算是个好地方了,尤其是利于说亲嫁女。
   正月堪堪出来,地里的冬麦也从严酷的寒冬中缓过神来,稍稍有了精神。初春的小风吹过,刚褪了冬衣的人不由自主地打个哆嗦。天儿冻懒人,要赶紧拾掇着,春麦该播种了。
   天还黑漆漆的,星星还安静地闪烁在夜空之中,四面的大山沉沉地睡着,大地安静得有些空旷。山脚下的人家几乎都亮起了灯火,院内时时有人影走动,厨房顶上飘出袅袅白烟,在风匣子的抽拉声中清粥白馍的香味缭绕飘散。隐隐有一两声干咳声不知从哪家传出,村头的狗叫得心不在焉时远时近,倒是让黎明前的漆黑有了一丝真实和安心地感觉。
   各自在家吃完早饭,一应物等收拾妥当,天将渐亮。
   “吱呀”一声,村头的胡老汉推开木门拽着老牛从院里出来。嘴里叼着一根刚卷好的老旱烟,胡老汉把大黄牛拴在门外的石槽旁边,顺手拿过槽旁的背篓进了院子,不一会又出来了。他用一只手把料草倒进牛槽,另一只手还时不时在草里拨弄搅拌。“老伙计,好好吃,今天可是给你加了料了,吃罢了给咱好好干活。”拍拍牛背,胡老汉点着不知何时别在耳朵上的旱烟,蹲在大门槛上享受着吞吐云雾。
   胡老汉和老婆子住在村头。说是在村头,其实和其他人家还是有几步路的距离。村头山脚下凹进去的地方一块有一个高一点的平台子,胡老汉就着山在那平台子上搭建了几间小房子,简单得很。一间住人,一间厨房,还有一间是老黄牛的。其他就随便用木头圈一圈,养了鸡种了一方韭菜两行葱。台子旁边的梗子上随意撒上菜籽,长什么吃什么。
   胡老汉家最有用的就是大黄牛了,可宝贝着呢!胡老汉有个姑娘,说了一门亲事,本来说得好好的是男方要来,于是胡老汉把村子中间的那院子留给了女儿和倒插门的女婿。不说指望着女儿能时时孝顺自己,只想着到时候有个传宗接代养老送终的人就行。那女婿是刘家岔的,家在山背后,家里好几个兄弟,没钱娶媳妇。媒人也是知道胡老汉琢磨的那些事儿,在男方家把话说的天上有地上无。两下里一见面,两个年轻人也瞧着对方顺眼,尤其那男的一看这里条件相当好就高高兴兴地上了门。
   可是自从结了婚,女儿对老两口的态度越来越奇怪,尤其逢年过节的都去了婆婆家。老两口觉得凄凉得慌,但是一提上门女婿这事情他姑娘就反应激烈,终于在女儿和女婿偷偷把户口本上大孙子的姓改成女婿的姓后,胡老汉爆发了,一气之下让女儿女婿滚了蛋。胡老汉和老婆子没搬回村里的大房子,在小山沟里和老牛一起过着日子。
   胡老汉抽完一根旱烟又拿出一沓旱烟纸,拇指在嘴上一沾,搓出一张来卷巴卷巴放上旱烟叶扭一扭重新卷了根烟别在耳朵上。卷完烟就有人找来了。
   “胡家爸,今儿个是我家种地,我来牵牛了。”解放媳妇一边笑着一边把手里提的四个油饼子递给胡老汉。
   “早上才煎的,胡家爸你拿着喝茶吧,过几天就是你家了吧,到时候喊一声,你家那两亩地大伙儿顺便就给你种了,可不能误了节气。”解放媳妇说着便去解牛缰绳。
   “哎呀,解放媳妇你煎的这油饼真个儿香,都能赶上买的了。”胡老汉掐了一口放在嘴里嚼,油饼还是热的,嚼上去很有韧劲,满口油香。
   村里人都不缺一口吃食,胡老汉婆娘有些迷糊,一口吃的能做明白都不容易,胡老汉一个老汉能糊弄些随便的吃食就很不错了,精贵的东西自然是做不来。于是,村里人时不时给带点油饼、热包子、茶之类的,尤其是每年这个时候,得用着大黄牛,大伙就更热情一些。
   “牛我已经喂了,你拉走吧,种完地在河里饮下水就行了。我家后天种,已经和司家老二骗好了。”胡老汉说罢又掐了一块油饼放在嘴里。
   农忙时自己一家人一般忙不过来,“骗庄农”就变得尤为重要——也就是几家人先给你家种再给我家种,赶着时节几天就能种完。胡老汉人单力气薄,大家伙儿都帮衬着他,自家播种之余也就帮着胡老汉把他家那两亩地种好。胡老汉承着大伙的情,借起牛来毫不犹豫。
   解放媳妇牵着牛走了,胡老汉手里捏着四个油饼打算回屋子,“哎吆,我就说我忘了撒吗!我忘了问大老狗家儿子是不是要娶媳妇了。”胡老汉一拍大腿摇摇头感叹着。
   满川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牛叫声种夹杂着女人们说扯闲说笑的声音,还有隔着河道和对面山上来种田人的喊话声。大多在说今年的气候和庄稼的长势,还有人在谈论种子的好次,听说谁家是新品种都惊叹着打算先看看新种今年的收成,要是种的好,就得老早给人家说好收了新麦就去换种。
   远远看去大川里的人们显得很是渺小,渺小的人们一点一点地散落在川里,把希望种满。
   种地趁早,太阳完全升起来的时候,勤劳的人们已经完成了抢早的农活坐在地头吃干粮。吃完干粮男人们要把农具种子拉回家,女人们就直接去别的地里忙活。
   “大老狗家儿子要娶媳妇了吧,收钱的估计就这两天了,到时候你准备好给了就行。”男人一手拿着油饼就着葱吃,另一手端着一杯颜色深浓的茶。
   “知道了!你说这大老狗人那么怂,养的儿子倒是个攒劲的。你说这娃儿念书不行,匪气得很,长大了竟出落好了,出去混了两年连媳妇都找上了。人家这是自己找的,自由恋爱呢!”女人说起这些事来果然就很话多。“听说那女子长得漂亮,描眉画眼地,咱们家这里娃都长得俊,家里又是新修的砖瓦房,听说这女方家愿意得很。”说完还感叹着“啧啧,现在的年轻娃儿就是出息……”又不免回忆起自己当年说婆婆家时家里人就是看上这平坦坦的好地方才同意地。
   “嫂子看你说得,不说咱家男娃娃咋样,就咱这地方多少人稀罕着呢,尤其是那些山里的,你说咱们地这么平,家家地里能灌上水,收成好,不靠老天爷赏饭吃。国道在这,咱站在路上就能搭到车,那女方家当然是愿意得很。”顶着黄头巾的女人接过话茬子,两个女人就这样开始了女人间的聊天。
   去年是个寡妇年,许多亲事就这么拖在翻过年。大老狗家娶儿子娶媳妇就放在了五一。五一放假念书娃儿都在家,热闹。
   胡老汉被请去当了房下——管两桌酒席伺候好来的宾客。新娘子坐在小汽车里,汽车上装了花和气球,十分洋气!新娘车后面跟着一遛的各种车,送亲的,拉嫁妆的,撑场面的……
   鞭炮噼里啪啦的宣示着这喜庆的日子,司仪站在旧音响旁端着半洋不土的普通话把成双成对的好话说地慷慨激昂。女人和小孩子叽叽喳喳的挤着去看新娘子,男人们揪着大老狗和他婆娘恶整。大老狗被图了满脸的黑鞋油红鞋油,被逼着唱《看女》。老狗婆娘被一群妇人扎了满头小揪揪,涂了满嘴口红。老狗儿子的同学朋友商量着一会如何闹新房,一个个盯着老狗儿子挤眉弄眼龇牙咧嘴的吓唬人。
   叫人的时候,司仪指着老狗问:“这是谁?”
   “爸……”新娘子害羞小声的说。
   “是谁?没听清楚噢,大点声!”大伙起哄笑闹。
   “爸!”新娘子被说急了,一嗓子喊了出来,伴着大伙的笑声闹了个大红脸。
   婚礼在各种祝福和小艰难中进行,胡老汉看着眼红的紧。
   新郎新娘拜完堂,新娘子就进了新房不出来了。老狗儿子满面春风的给大伙敬酒,谦虚有理,嘴甜得不行,那还是那个淘气的二愣子。
   胡老汉做了这么多年房下,把大伙伺候地周全仔细。众人席罢散去,老狗招待几位“房下”一起吃席喝酒。胡老汉心里苦闷不由得就喝多了。一喝多话就多了,心里那些羡慕眼红以及憋屈的话到豆子似的往外蹦。
   胡老汉拉着老狗的手哭诉:“老兄弟啊,你有福气啊,养了个好儿子啊。你看看你家崽儿,多出息,媳妇儿都不要你操心,我老汉心里稀罕得很呐!”胡老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老狗身上蹭。
   “你看看我,养了个什么东西,好房子好地的留给那个白眼狼,就落了这个下场,别的就不说了,我就想留个香火啊,老胡家怎么能在我这里断了呢,这是要遭罪的啊……呜呜呜……嗝……”胡老汉心里如何不愤啊,自己的大孙子跟了父姓,这不是要自己断子绝孙吗,可怎么向老胡家先人交代啊,真是作了孽了。都说女儿外向,自己养的简直就是个白眼狼,还是儿子好啊!
   “老狗啊,还是儿子好啊,传宗接代,养老送终!唉,我家养的狗都比那怂货好,给吃饱了还能看门,看见我了还摇尾巴。”胡老汉摸了一把眼泪,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还呛得咳了两声。
   “胡老哥,你是不知道,现在养儿子不一定就是自己家的,你看着是娶了个媳妇,实际上是把自己儿子给别人当儿子啊。”老狗是个话少沉闷的,被胡老汉这么一带,就忍不住说了起来。
   “这过年过节的,都去了老丈人家,倒是我家来弟一早就过来陪着她妈干这干那。”来弟是老狗大女儿,嫁到了隔壁村子。“其实啊,我掂量着养儿子和女儿都就那样子,都过自己日子去了,指望不上。”老狗捏着酒杯似有所悟的感叹。
   “老兄弟啊,那能一样吗,养儿防老,咱们不就盼着老了,没了,能有个人给咱送终吗?再就清明、寒食的给咱烧点香火钱,别到时候没人惦记变成孤魂野鬼。”胡老汉觉得这么好的日子不能说这些有的没的,端着酒盅和老狗碰了一下,“老兄弟啊,我今天喝多了,这么好的日子我不该说这些个胡话,我就是眼红你,儿子好啊,还是儿子好!”
   “胡大爷,现在人都是自由恋爱,结婚了过自己的日子,那还有什么招不招的,说出来伤男人的自尊心。”旁边一个年轻男娃实在是看不下去这顽固的想法。“你这是重男轻女,你想想,你家转兄生的,不管他姓啥是不是都是你孙子?你好好疼他,他还能不给你养老上坟?”年轻人一边开导一边引导。努力的想让胡老汉看开些。这都什么社会了,还招上门女婿,想想自己作为一个男生就接受不了。
   “唉,你这娃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知道吗!别人家的和姓自己的能一样吗?”胡老汉有些生气,反正是转不过弯了,干脆就一犟到底。
   “那你就不认你家胡转兄了吗?胡老爷你想想,你老的不能动了要怎么办!”不得不说这是一剂猛药。胡老汉就一个女儿,真不认了到时候谁给自己送终呢。“他们再生一个跟着你姓不就行了吗,你不要再倒插门倒插门的提他们还能不同意?”一句话好像打开了胡老汉新世界的大门。
   是啊,计划生育都准生二胎了,再生一个不就好了吗!胡老汉摸了一把脸,不哭了。
   “老兄弟啊,咱们改天再和,我孙子过‘出月’咱们再喝昂。”胡老汉走地时候步子有些飘,心也有些飘。
   川里的庄稼一片绿,随着风儿摇曳着人们的希望,又是一个春暖花开,充满阳光的好日子啊。
共 40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山村北坡村里的胡老汉有什么心事?胡老汉家没有儿子,招了个上门女婿,本来生了孙子跟胡老汉姓,可女儿女婿悄悄的又改了,让胡老汉特别窝心。老汉传统观念重,希望有人养老送终。看别人的男孩娶媳妇,他心里不是滋味,众人劝说下,女儿再生个孩子随胡姓不就好了。这才解开胡老汉心结。心结打开,一切豁然开朗,心事也放下了。这些都是老观念在脑子里的事。放下则一顺百顺。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7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8-10-05 23:06:41
  新旧观点碰撞,胡老汉的观念该转换下了。感谢赐稿菊韵,问好秋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回复1 楼        文友:作者蓉儿        2018-10-06 00:15:35
  谢谢编辑姐姐,辛苦了。
2 楼        文友:远近        2018-10-06 02:04:43
  观念更新,不能墨守陈规。不断学习,不断接受改变才能适应新时代
回复2 楼        文友:作者蓉儿        2018-10-08 23:05:14
  嗯呢,问好文友。
3 楼        文友:叶雨        2018-10-07 23:09:50
  祝贺蓉儿获得精品,给社团挣了5分!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3 楼        文友:作者蓉儿        2018-10-08 23:06:00
  辛苦叶姐,谢谢。
4 楼        文友:乐歌        2018-10-08 14:33:43
  祝贺老师作品斩获精品,期待更多佳作问世。
诗骑人生
回复4 楼        文友:作者蓉儿        2018-10-08 23:07:08
  谢谢啦,问好文友,我们一起加油。
5 楼        文友:枯野秋然        2018-10-09 04:15:10
  祝贺蓉儿老师精品不断!秋天来了,是个收获的季节!子湘问好,拜读学习!
回复5 楼        文友:作者蓉儿        2018-10-09 18:19:48
  问好枯野秋燃文友。
回复5 楼        文友:作者蓉儿        2018-10-09 18:20:37
  枯野秋然,打错字了,抱歉。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