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星月】项目(小说)

精品 【星月】项目(小说)


作者:好人石山 布衣,371.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4发表时间:2018-10-05 21:57:00

   都说杨二德是古城最精明的人,看人看事很透彻,并且有预见,他自己也认可。杨二德白手起家,从猪毛换针线、袜子开始,倒卖木料、做药材生意,一路下来,已经有上百万的资产。
   2000年的时候鲜板蓝根一公斤三元,农民们见有利可图,家家开始种植板蓝根,往常种植当归、黄芪的药农也压缩当归黄芪的亩数,加入到种板蓝根的行列。杨二德说,别看板蓝根产量稳定目前价格好,年底下来就降价了,不如种党参。杨二德种了两亩党参,长势良好。果然到年底党参一公斤二十元,轻易卖了两万多,而板蓝根一公斤干货才八毛钱,并且很少有收客,好多人家卖不出去,做了烧炕的燃料。杨二德却大量收购板蓝根,亲戚朋友劝他不要收,同行也说没钱赚,他笑而不答。零三年全国性非典,板蓝根从一公斤八毛涨到一斤八元,杨二德赚了二十万。像这样的事例在杨二德来说很多,可有一次却栽了个大跟头,而且栽的不轻。
   这要从一个女人说起,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他的远方表妹李婉霞。
   李婉霞身材修长,皮肤白净,长着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她的父亲是已故的粮食局副局长,母亲在食品公司退休。或许是因为城里长大,不像农村女人见到陌生人就拘谨,她性格开朗,大老远就微笑着给人打招呼,尤其在酒场上更称得上巾帼英雄,划拳行令样样精通。她开一辆越野大众,常年奔驰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李婉霞三十一岁,据说已经有过两任男友,不到二十岁就同居,都因性格不合没能修成正果,现在仍然单身,所以人们叫她独行女侠。杨二德虽然仍然精力旺盛,两只小眼睛闪闪有光,毕竟快五十的人了,身材肥胖,头发脱落,已经镶了两颗假牙。再说他常年奔波在各个村庄和药材市场之间,还要做一些农活,皮肤粗黑。
   虽然他们是远方亲戚,以前从来没走动过,几乎不相识,他们相识在一次酒场上。那天杨二德找蔺大侠办事,到蔺大侠的店铺里时,有七八个人正在喝酒,其中几个已经喝高了,李婉霞醉眼朦胧的在沙发上坐着,经蔺大侠介绍,她俩才知道原来还是表兄妹。杨二德和大家划了一圈,又和李婉霞碰了几杯,李婉霞醉的更严重了,她抓住杨二德的手不放,“哥,今天我高兴,认识哥了,有时间我会来看姑姑。”她一只手握着酒杯,头已经倾斜过来,“哥,咱们再碰一杯,碰了你要管妹子,怪你是我哥嘛……”。杨二德见状,只好找了个人帮忙,把她扶到附近的宾馆里开了间房。
   自此,只要李婉霞来古城,就到杨二德家里做客,给姑姑买很多东西,也给杨二德老婆买化妆品,杨二德也请她吃饭喝酒,杨二德若进城办事,李婉霞也会请到酒店里招待一顿,隔三差五还电话互相问询一番,他们关系越来越亲近,俨然至亲一般。
   一个秋天的早晨,杨二德将一车药材拉到市场出售,不但没有赚钱,反赔了几千元,心里正闷闷不乐,李婉霞来电话了,“哥,我要去省城办点事,你能陪妹子去一趟吗?那里有个大市场,我带你去开开眼界,一切费用有妹子负责。”
   杨二德心想出去散散心也好,自己好多年没去省城了,听说省城变化很大,再说看会不会遇到什么商机,就答应了。过了半小时,李婉霞将车开到了市场门口,杨二德上车后,他们便直奔省城。路上杨二德问李婉霞去省城办什么事,李婉霞神秘一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二德也不便再问,边欣赏公路两旁的风景,边说些其它方面的话题。“哥,你觉得妹子怎么样?”李婉霞突然问。
   杨二德蒙了,“你问的是哪方面?”
   “各方面呗,你应该最了解妹子了。”李婉霞做了个娇嗔的表情。
   杨二德想了想说,“妹子聪明能干又漂亮还有文化。”
   “嘿嘿,哥,你太夸张了吧,一个高中生有啥文化?”她做了一个鬼脸,“一块的朋友都说我是假小子,没女人味,不像个女孩子,哥认为呢?”
   “他们胡说的,我妹子这么漂亮又会体贴人,怎么会没有女人味,哥要是再年轻二十岁,嘿嘿……”杨二德开了一句玩笑。
   “你才比我大十六岁,如果年轻二十岁你得给我叫姐姐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快到省城的时候,李婉霞就给一个叫郑爷的人打电话,语气非常恭敬,说中午吃饭,郑爷说他还在外地,正要上飞机,下午三点才能到省城,晚上六点在辉煌大酒店吃饭。杨二德问郑爷是啥人,李婉霞说一个大人物,是朋友介绍找他的。
   辉煌大酒店坐落在省城的中心位置,也属于河景房,十楼以上就能看见黄河和黄河上穿梭的小汽艇,还有黄河两岸郁郁葱葱的树木。黄河两岸是省城最美的一道风景线。他们到辉煌大酒店正好十二点,李婉霞将车停好后,在前台上办理了入住手续,登记的房间是1205和1206。房子登记好后,他们在酒店大门外的一个普通餐厅里吃过饭,然后拿了门卡到房间里休息了一会,两点后便又开车出去沿着滨河路走了一圈,又到中药材批发市场逛了一个多小时,回到酒店正好五点半,安排好晚餐后,到大厅里恭候郑爷的到来。
   六点一刻,一辆黑色奥迪驶进了酒店大门,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七八的中年人和一个六十岁的老头。李婉霞赶紧跨出门迎接。杨二德以为那个老头便是郑爷,刚准备打招呼,李婉霞指着中年人介绍说,这是郑爷,老头是郑爷的朋友王总,她又指着杨二德说,这是我聘请的经理老杨。杨二德不知道李婉霞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李婉霞的示意下,只得上前与郑爷和王总打招呼握手,然后他们坐电梯到八楼餐厅的包厢里开始吃饭。郑爷和李婉霞边吃边谈,杨二德这才知道李婉霞带来是为了一个五百万的项目,她要在古城办一个中药材加工厂。
   “杨经理对中药材可是内行,做了二十多年的药材生意,我敢承接这个项目,就是有杨经理这个人才。”李婉霞端起酒杯“来,我敬杨经理一杯。”
   “回去赶紧把可行性报告写上去,把你的设想和计划写的越细越好,场地、交通、产量、货源等等,一式四份,自己保留一份,其它的交到县上和市里有关部门去审批,”郑爷呷了一口茶,“至于刘书记那里好说,明天早上我打电话说一声,应该没什么问题,乡镇那一级你自己解决去,我相信你有那个能力的,呵呵……”
   “好,好,一切听郑爷的安排,来我敬郑爷一杯!”
   敬王总一杯!
   来和杨经理碰一杯。
   ……
   李婉霞脸上起了红晕,在灯光下看起来比平时妩媚多了。
   酒也喝得差不多了,郑爷说第二天上午有个会,要早点回去准备一下。李婉霞将郑爷送到楼下,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纸盒子交到郑爷手里,
   “郑爷,一点小心意,不要见怪,请收下。”
   “呵呵,那我就笑纳了。”郑爷也毫不推辞。
   “哥,今晚喝的有点多,头晕,你扶着我。”李婉霞说着,一只手伸过来搭在杨二德的肩膀上。杨二德只好扶着李婉霞坐电梯上楼。开门的时候不经意间触碰到李婉霞柔软的地方,自己不由得浑身颤抖了一下。李婉霞呵呵一笑,轻声说“哥,怕什么,你想要,妹子给你。”
   “别,别这样……哥怎么能……”杨二德有点慌乱,别说人家是城里人,又是干部子女,自己是个大老粗,再说年龄要相差十多岁,所以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妹子,不要开玩笑了,好好休息,睡一觉就清醒了。”
   李婉霞抬起头盯着杨二德问“谁和你开玩笑了?你看不上妹子是吗?”
   “不是,不是,只是我觉得……我们不。……”杨二德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在打鼓。
   “不个屁!你不想要我想呢。”李婉霞趁杨二德将自己放在床上的时候,两只手拦在杨二德的脖子里,在杨二德的脸上亲了一口“哥怎么不像个男人?咯咯咯”暧昧地笑了起来。
   这时杨二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抱住李婉霞狂亲起来……
   这时李婉霞已经瘫软在床上,迷离的眼神瞅着杨二德,微微地发着呻吟,任由杨二德侍弄。
   杨二德和李婉霞回到古城后,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建中药材加工厂。她俩约定合伙投资,加工厂办起来后李婉霞做董事长,负责销售,杨二德做总经理,负责加工。目前的任务是按各自的优势,李婉霞认识政界的人多跑项目,杨二德是古城人,对本地情况熟悉,负责建厂。
   在协商的时候,见杨二德还有点迟疑,李婉霞在杨二德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哥还不放心妹子吗,我都是你的人了,你担心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呀!”杨二德想了想,终于做了决定。
   厂址选在离古城街道一公里的地方,靠公路边上,是村民王冠文的承包地,因为土质贫瘠,不长庄稼,已经荒芜了两三年,王冠文多年到外面打工,所以买的相当便宜,一亩地只有五万元,二十万元就搞定了。当然只付了五万元定金,说好项目款下来付清。杨二德和农村人打交道是应付自如,从来不会吃亏的。
   农历八月的古城,天高气爽。农民们正忙忙碌碌的收割庄稼,三轮车在马路和庄稼地里穿梭,村子里连枷此起彼伏。连枷的啪啪声、三轮车的突突声,还有吆喝牲口的声音汇合成丰收的大合唱。而此时,杨二德风光满面地指挥着十几个人正在修建中药材加工厂。围墙已经修起来了,正在修办公楼和厂棚。杨二德已经投进去二十多万了,李婉霞只给了他五万元,砖、砂子、水泥大部分是赊欠的,加起来有六十万多万,还不包括王冠文没结清的地皮费。
   李婉霞也隔三差五来一趟,多时候还带一些老板模样的人来考察,也有一些普通干部和县市的领导。单独来的时候会给杨二德买许多礼品,包括给杨二德母亲的营养品,杨二德老婆的化妆品和孩子们的衣服之类。杨二德全家没不喜欢李婉霞的,尤其是杨二德老婆对李婉霞达到了崇拜的程度,每次见面都很恭敬。李婉霞也将杨二德接到县城里销魂过两次。
   快到年底时项目款还不下来,讨账的人却上门了,各种建筑材料和工人的工资总共有八十多万。李婉霞有一个月没来过了,杨二德打电话问项目款什么时候下来,说出了点问题,正在省城找人疏通关系,自己也花掉了好多钱,手头没钱,让杨二德想想办法先应付一段时间。建材老板的钱可以拖一拖,可工人的工资不得不发,杨二德只好自己筹集,为五万元实在没办法了,杨二德只好通过熟人从一个放高利贷的人手里拿了五万。又过了十来天,建材商也上门来讨账了,打电话过去,却是无人接听状态,杨二德慌了,当天下午就去县城找人,直奔到他们经常约会的酒店里打听,服务员说好久没见李婉霞入住了。他又给一个在县城工作多年的老乡打电话问,老乡淡淡的说,“你说李婉霞吗,好像抓起来了。那种人迟早是要进去的。”
   “啊!为什么?”杨二德心提到嗓子眼里了。
   “非法集资呗,数目庞大,据说好几千万呢。”
   杨二德一下子瘫坐在酒店的水泥地板上起不来了。
  
共 40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杨二德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平时在种植经济作物的时候,都是审时度势,稳赚不赔的。尤其是在2000年左右,大家盲目跟风,都在种植板蓝根,而他却是另辟蹊径,种起了党参,结果到了年底他的党参卖出了好价钱,而乡亲们的板蓝根却滞销了,很多人都把板蓝根做柴烧了,而杨二德又看准时机,低价回收无人问津的板蓝根,很多人不理解,亲人也极力反对劝阻,但杨二德却看好板蓝根的商机,结果03年爆发非典疫情,杨二德收购的板蓝根又卖出了高价,并因此赚了二十万。如果杨二德能够见好就收,做一些倒买倒卖的中药材小买卖,他依然可以悠哉悠哉地享受着他的富裕生活。可是因为他遇见了一个不太熟悉的表妹,这个表妹八面玲珑,活泼妩媚,惹得杨二德春心荡漾,进而两人之间发生了婚外情。杨二德因受到他表妹李婉霞的魅惑,鬼使神差地和她合伙办起了药材加工厂,因为李婉霞的项目资金迟迟不到位,杨二德只好自己出了二十万,还借了五万的高利贷,但这些钱在七八十万的投资款里面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杨二德只好向李婉霞求助,不料却打听到李婉霞因为非法集资被关押的消息。原本指望开个药材厂可以大赚一笔的,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很有意思的一篇小说,告诫世人要恪守本分,要懂得感恩知足。好文,推荐阅读。【编辑:彩蝶飞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10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8-10-05 22:00:52
  很精彩的一篇小说,感谢支持星月。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2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8-10-05 22:02:02
  这篇小说用俗话说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人算不如天算。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3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8-10-05 22:02:27
  欢迎继续支持星月,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回复3 楼        文友:好人石山        2018-10-06 08:32:59
  谢谢编辑!辛苦了!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