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蜜月期(小说)

精品 【流年】蜜月期(小说)


作者:姚鄂梅 秀才,2882.2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19发表时间:2018-10-03 16:58:03

   韦萍卖掉住了五年的三房两厅,换了一套小而旧的老房子,她这么干有不得已的理由:读中学的儿子一心想去留学,而她孤身一人,升职无望,赚钱无门,只有在现有资源上动脑筋。别看她穿得还算光鲜,举手投足也未见潦倒之相,内心早已焦虑得一塌糊涂,超过一个小时不往身体里灌点水,就有五内俱焚的危险。卖房前一天晚上,她站在小区里,望着房子里的灯光想,这跟过去的穷人拔下孩子口中的奶头,去给别人当奶妈有什么两样?
   扳回这一局的希望就寄托在那个小房子的浴火重生上了。她有个朋友,是多年前陪孩子上兴趣班时结交下的,那时她们隔几天就面对面坐在某间咖啡馆里,一边八卦一边等孩子下课,后来,孩子们学完了,在众多的课堂间失散了,她们的联系却维系下来。朋友有一副细腻低沉的嗓音,即使高声吵架,也不过是把她的女低音扩粗了些。有一天,朋友无意间提到,某某地方要拆迁了,那里的人要发财了。当时她也没在意,左耳听右耳出,到了晚上,闭着眼睛站在淋浴喷头下,突然想起钱的事情,女低音说过的话立刻跳出来响应。澡还没洗完,主意就拿定了。她看过太多鸡汤文章,几乎篇篇都在说,富翁们都是行动派,总是及时出手,牢牢抓住刚刚冒出头的最新消息。她毫不怀疑消息的确定性,因为女低音就在消息的来源地工作,也许正是因为她的工作性质,才决定了她有那副神秘的嗓音。
   前夫如果知道她有这个打算,肯定会反对的,虽然他的反对毫无意义。他不喜欢折腾,对儿子也没什么计划,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顺其自然,而她一听到这四个字就忍不住跳脚,天下没有顺其自然的事情,顺其自然就要出事,就要像河流一样泛滥成灾,大禹早在几千年前就一脚踢翻顺其自然这个词了。
   一应手续刚刚办完,马上进入装修,她一点都不怵装修这件事,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装修房子了,经验谈不上,教训倒是历历在目,所以这一回,不二错是硬道理。
   有个泛泛之交的家人是搞家装的,当时说得好好的,事情一定就通知她,结果,真定下来了,这朋友竟说她家人已改行搞别的去了,思前想后,韦萍想通了一个道理,世界上不光有司法回避,还有熟人回避,家庭事务,闲来无事谈谈可以,真到了交付的地步,人家就不堪压力了。
   认识到这一点,韦萍只好大着胆子奋勇投身市场。一说市场,她首先想到的就是JJ网,就像一说购物就会想到淘宝一样,如今JJ网几乎涵盖了生活的每个角落,任何一个孤立无援的人,只要还有一根可以活动的手指,就能通过JJ网独自搞定一切。韦萍站在厨房里烧水的工夫,就用手机在JJ网家装频道注了个册,报了个装修面积。JJ网上,她就剩这一块没尝试过了。
   没多久就有电话打进来,JJ网已根据她的装修要求,为她选派了三家装修公司,随时免费上门量房,免费给出设计方案,让她三选一。效率似乎挺高,这让韦萍大为兴奋。
   被服务的感觉真好。先是夸赞这房子好,虽是二手房,虽然有点旧,虽然不大,也没有电梯,但地段真不错,寸土寸金的位置,不说增值,肯定保值。然后又夸朝向,夸阳光,夸便利的交通,夸周边的环境,夸得她心花怒放,原来她不光有志在必得的图谋,还捡了个巨大的便宜。
   四个小时里就接待完了三批量房的人,约好两天后去公司看设计。她一向心动身子懒,问人家:一定要去公司看吗?不能发到我邮箱里吗?对方奇怪地反问她:难道你就不想去考察一下公司的资质什么的?问得韦萍怪不好意思。从小就被父母骂作南瓜,指鬼上身,直到现在为止,时不时就要被人像这样反问一下,瞬间将她打回童年。在老家,南瓜的意思有点接近于傻瓜,但比傻瓜又略强一点,类似于“聪明面孔糊涂心”。但她在学校并不南瓜,很顺利就读到了大学,又很顺利地找了工作,工作的第一年,因为一件事,她被单位领导亲切地问了一句:脑子呢?坏掉了?这事给了她一个错觉,好像她的错误挺可爱,或者说,她很可爱地犯了个错误。侥幸的是,之后一直没犯过什么出格的大错误。
   看设计图之前她就在心里“啪死”掉了一家公司,来量房的女孩,人家都是用的红外线尺子,就她还在刷刷地抽着钢卷尺,好几次,连尺子都没拉平,歪歪斜斜地就把那数字记下来了,问她为什么还在用这种尺子,回答是公司出去量房的人太多,红外线尺子都拿走了。连红外线尺子都不知道多备几根?要么公司实力有限,要么对她的房子不够重视,罢了,反正她有择优录取的权利。
   余下的两家公司,一家来了个很老到的青年偏中年男人,进了门只顾跟韦萍说话,倒是一同进来的小姐,机器人似的拿着根红外线尺子,埋头叽叽叽地量,头不抬,眼不移,专心致志,职业范儿十足。男人似乎挺欣赏她这小破房,说你这种小顶层,装好了最有味道了,我们在墙顶上开个洞,上面做个阁楼,再装个升降楼梯,既不占空间,又不显山露水,小阁楼你当工作间也好,当储物间也好,当酒吧声吧都好,我自己家就是这样的房子,可以说,这种房型,没有谁比我更有经验了。想法机智、温暖又不俗,跟她心里的小算盘不谋而合,当初房产中介向她推荐这套房的时候,也是这么引诱她的:装好了,就相当于买一送一。当时她还不知道有升降楼梯这种东西呢。韦萍心里马上就中意这家公司了,但还是警告自己,要淡定,不要轻易下结论。
   另一家来了个扎耳钉戴戒指的男孩,身上的香水味刮风似的一阵阵直朝她飘,但看得出来,就量房而言,他的技术还是足够的,手法准,架势正,偶然还冒一两句跟他的装扮不相称的专业术语,弄得韦萍一时冷眼以对,一时又批评自己总是改不掉以貌取人的坏习惯。
   看设计的时候,她决定先去离她最近的致远公司,也就是打算做升降楼梯的那家。公司占地百坪以上,待客区金碧辉煌,冷气大开,安逸庄重,韦萍瞬间安静下来。设计图已经打印好了,竟然一口气奉上了五种方案,外加一杯咖啡。破烂光秃的房子到了图纸上,就像泥坯子镀了金箔,韦萍的自尊心马上提升到膨胀的地步,好像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套小旧破,而是一处方方正正气势恢宏的豪宅。再看预算,价位也不算特别高,并没超出她的期望值。还有一个新发现,那天去量房的男人,竟被一屋子的人恭恭敬敬地叫着汪经理。经理亲自出马,重视度令她温暖又飘飘然。汪经理问她,有没有去看过另外两家公司,她据实说没有。他说:去看看也好,但我敢肯定,你这种房型,无论设计还是施工,没有谁可以超过我,因为我自己家的房型跟你一模一样,你要是有兴趣哪天可以去我家看看。这是他第二次强调这一点了,以她的逻辑来看,第二次做相同的事情,只会比第一次做得更好。从公司出来,韦萍翻看着时髦男孩那天留给她的宣传册子,满满几十页都是辉煌华丽的装修效果图,突然觉得,这些效果图也许是从装修杂志上抠下来的,未必是他们公司的作品,她有什么必要倒两趟车,去看一个靠剽窃别人作品来装点自己门面的公司的设计呢?何况时髦男孩儿的想法明显落后于汪经理,他倒也提到过阁楼两个字,但他根本就不知道有升降楼梯这个宝物,如果装固定楼梯,那得占去多少有用空间啊,明显得不偿失嘛,这才叫南瓜呢。
   两天以后,致远公司的电话打过来了,是那天那个职业范儿的量房女孩打的,问她有没有决定下来。她长长地呃了一声,说你们公司的设计亮点就在于那个阁楼,虽然设计图上已经画出来了,但我还是想去你们经理家看看现场再决定。
   好呀。她不知道女孩为什么要微微犹豫一下,难道是嫌麻烦?
   不一会儿,女孩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经理家今天没人,明天中午一点可以去看一下。
   第二天,韦萍按照女孩发给她的路线图准点赶到时,致远公司的量房女孩已经风姿绰约地等在那里了。
   真看不出来,一个五十多平米的小套,也能装修得如此精致宜人,如同置身装修效果图,害得韦萍只恨自己穿错了衣服,跟这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小空间极不搭调。屋里坐着一个帅气冷傲的男人,对女孩点了一下头,就自顾自回到案头,做他的事情。女孩提醒她:我们重点看阁楼吧。阁楼跟下面格调一致,书架,桌子,家庭影院,铺在地上的懒汉座椅和小几,咖啡机,甚至还有几盒巧克力,但仍然没有烟火味道。她尽量装得不动声色,心里早就欢呼起来了,尤其是那个电动伸缩楼梯,结实,无声,又不占空间,站在楼下,不细看甚至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漂亮的小阁楼。她没料想会有这种惊喜,原以为从大房子搬到小房子,生活水平必定大大滑坡,照眼前的情况来看,丝毫不会啊,甚至有可能更精致呢。
   就算这样,也不能现在就爽快地签约,现在是她拿架子的时候。她装出一副很纠结的样子,慢吞吞地说,仅从设计来看,致远的确让她比较满意,但致远的预算是三家公司中最高的。
   未经思考便脱口而出!她恨不得把死去的父母叫活过来,让他们看看她是如何说话如何办事的,她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南瓜呢?
   女孩用知心朋友才有的语气告诉她:一般来说,大家都不会随便压预算,预算越小,越容易出施工质量问题。再说,你又不会按照这张预算表来付款,它只是个参考。
   她感激这个招人喜欢的女孩点穿了她,她们虽然相对而立,但她分明感觉到女孩的重心转到她这面来了。何况真要压预算的话,她也不知道到底该压哪一项,压多少,她对那些材料和价格一窍不通,她一看到那张密密麻麻的预算表,就像犯了眼病一样直想往旁边躲。
   最终,韦萍选了五种方案中的一种,是设计上最细致、最费工夫的那种,既然花了设计费我就要你把这钱给我用足,她想,这跟在餐厅点菜最好点技术含量高的菜品是一样的道理。
   签合同的当天,施工队拿着工具随韦萍一起进了门,让韦萍在墙上敲下第一槌,算是动工仪式。
   地动山摇的砸墙声中,韦萍逃一般离开了现场。
   开工第三天,胡队长在电话里报告进度,说拆旧除旧已经结束,现在正在砌新墙,语气振奋,如同在说自家的事。韦萍正在高兴,公司里的设计师也打电话来了,原来那天那个量房的小姐就是设计师余荟,她还以为设计图出自汪经理之手呢。她很满意设计师是个女性,在家居方面,韦萍直觉还是女性比较在行,何况余荟看上去娉婷袅娜,即使上工地也穿着白纱裙,大约是为了照顾装修工人的眼睛,才在外面压了一件小巧可爱的牛仔背心。这样的人,设计眼光应该也不会差。余荟问韦萍何时有空,她可以陪着去看一下主材,两边同时行动,可以加快装修进度。
   第二天,韦萍请了一天假,跟余荟一起去了装修大世界。
   在路上,余荟抓紧时间聊起了她的居家主张,第一环保实用,第二美观经济,这跟韦萍的想法不谋而合。余荟说:那我就知道该带你看哪个层次的材料了。
   装修大世界分三个部分,东边是廉价一点的,但人气很旺,热热闹闹的,如同蚂蚁搬家,进进出出都是灰扑扑吆喝着搬材料的人。西边算是物有所值也就是所谓性价比高一点的,从那里出来的人都只带着随手小包,估计是拿着订单,回家等候送货。中间往后的部分是国际品牌,店堂冷清,店主也都悠闲自在,一副你爱买不买、我只等富人来的架势。余荟说,东边的东西也可以,就看自己运气好不好了。她这样一说,韦萍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西边。
   地板,洁具,橱柜,门窗……应有尽有,中意的话,不计多少交一点订金,就可以定下来,一个电话,人家就连带着安装人员一起送货上门。
   原来装修也是可以偷懒的,根本无须像前两次一样,累到虚脱,忙到虚脱。看看今天,跟在有经验的设计师后面,根本不需大海捞针似的搜寻,只需有目的地看几家,确定自己能承受的价格,再拿出设计图纸测一下空间大小,实地核算,金额甚至可以精确到个位数,当场拍板,签名,预留订金,而且只要报出余荟公司的名字,人家还可以给个折扣。一圈逛下来,韦萍手里的订单已经是厚厚一沓了。还有什么?余荟眼睛看着天花板,自问自答:噢!窗帘。
   韦萍这时已经依赖上余荟了,无论颜色还是款式,什么都要问一下她,余荟说好,她便觉得真的不错,余荟觉得不行的,她也跟着看不上眼。选材结束时,韦萍几乎要千恩万谢了,这么多东西买下来,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如果不是余荟领着,让她一趟一趟地逛,一家一家地看,再一样一样货比三家,不知得多少天呢。当然,价格也不低,她一边签单一边在心里做着加法,很理智地在预算值的三分之二处戛然而止,不是买够了,而是要心疼地喘口气了。
   买东西的间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余荟说:当初应该向你学习,装修的事,一个人负责到底,当年我家装修,我和老公几乎每天都吵架,有时一天吵几回,装修还没结束,就被我赶出去了。说完抬抬眉毛,自嘲地撇撇嘴,那一瞬间,韦萍自认从她脸上看到了寂寞与感伤。赶出去了是什么意思?看她的表情,应该是离了婚吧?没想到余荟如此坦诚,才第三次见面,就曝出了自己的隐私,意外之余,也很感动,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也是单身的事实,没有丈夫的女人,格外容易遭人欺负,尤其是装修期间……
共 34048 字 8 页 首页1234...8
转到
【编者按】《蜜月期》这是一篇刻画细微、深入人们内心的深处的小说佳作,小说以蜜月期为题,彰显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处都是利用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算计令人感慨。写得是城市人们面对情感的各种陷阱,蜜月期本是恋人之间的最美好的时光,而如今,小说主人公韦萍为了装修房子,所使出的计谋,撮合同事小黄和设计师余荟两个人成为恋人,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单身女子韦萍为了装修房子,找了装修公司,本想省些心,没想到麻烦却接连出来。而装修公司惯用的手段竟是讨好客户,让韦萍签单。而装修公司的设计师余荟更是想方设法让韦萍早早订下装修材料,好早早从韦萍的腰包里得到更多的利益。这些都是人们不得不面对的丑陋嘴脸。小说的结尾,房子是装修完了,但韦萍却是身心疲惫,在得知一个又一个真相之后,而好友说这个房子不在拆迁范围之内,韦萍瘫软了。作者在刻画韦萍这个人物时,写得非常细腻、真实,社会上有许多这样的人,她虚荣好面子,本来就是穷人,却非要死要面子活受罪,正是这一点,害苦了她。让她在装修房子上吃了更多的亏,最后不得不陷入各种陷阱。小说描写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虚伪与相互利用。而小黄和装修公司设计师余荟都在合伙演一场戏,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胡队长、汪经理更是相互配合,把客户先哄好再宰杀。作者有着一双善于观察入微的眼睛,将这一群体的人们描写的栩栩如生,令人感慨!让人深思。小说情节刻画细腻、生动。人物描写和人物心理描写相得益彰,小说很大程度上揭示了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心路历程。小说潜在的含义意味深长。欣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永远红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5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8-10-03 17:07:08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写作快乐!
永远红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