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冰心草堂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冰心】厌世者(小说)

精品 【冰心】厌世者(小说)


作者:老鼠的亲兄弟 秀才,1467.3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72发表时间:2018-10-02 18:32:13
摘要:书写了一个厌世者如何走向毁灭。
【冰心】厌世者(小说)
   一
   苏重听到窗外清脆的鸟叫声,还想再眯一会儿。一阵鞭炮声从空气中撕裂过来,钻进他耳朵里,他睡意全消,不知蛇仙坞里谁家又办什么事。随着鞭炮声,山间大道上又传来狗吠人嚷,有人嚷叫着黄老太太死了。
   苏重不敢置信这个黄老太太也会离开人世。昨天傍晚他出去散步,还专门绕到老太太门口,看见老太太拄着拐杖,立在门口,望着枣树下那堆双穴墓,与早五十年进入墓地里的老太公唠叨着什么。苏重看着她的身影,似乎她已经是个不会离开人世的生物了,她已经活了一百一十八岁,这是人世间难得一见的长寿老人。没想到隔了一夜居然听到她离去的消息。
   黄老太太是方圆百里最后一个去世的小脚女人。她名下的子孙已经繁衍到了三百多名,按照乡间的礼俗她会被隆重地搁在家中摆放七天,才会被送进火化场里火化。老太太的骨灰架从火化炉里出来,居然还有一个脚掌直竖在炉板上,只是被烧焦了。五个脚指头死死地缠在一起,就像五个被烧焦的小人儿紧紧地抱在一起。所有碰到炉板上那个脚掌的目光,都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火化工快速地用铲子拍打着那只脚掌,想将它击碎,一铲拍下去,脚掌跳了起来,弹得老高。落下来时吓得跪拜着的儿孙们将头扭动着,想扭出一个小空间,好让那只脚掌落到地面上。可是脚掌落到了黄老太太的重孙程桥的头上,吓得程桥跳了起来,叫了声:“妈咦!”他家族中的人大笑了起来,说是老太太活着的时候最宠爱他,死了,也是最为宠爱他。
   程桥跳到一边,看着落在地上的脚掌,像一只黑色的小鸡似的。他耳边甚至响起老太太活着时养的小鸡的叫声。
   火化工像没有血色的木偶人一样,举起铲子将地面上的脚掌铲进了骨灰盒中,才开始拍打炉板上的骨架。灰白色的一具人形的骨架,很快被拍成了一堆灰白的灰。
   他们将老太太的骨灰送回蛇仙坞,安放进墓穴里,就有许多谣传在蛇仙坞里传开来。无形的恐惧笼罩着蛇仙坞。
   蛇仙坞里最不怕鬼的苏重,本来碰上月亮高挂的夜晚,就爱独自一人一声不吭地走在山坡上。可从黄太太下葬后,没有人看见苏重出现在山坡上了。
   苏重的父亲是在1981年的夏季从亲戚家回乡途中,溺水身亡的。当时就停尸在蛇仙坞的山岗上。苏重那时才十七岁,就独自在灵棚中守灵。而他守灵时没有发现一只小老鼠钻进他父亲尸体的脑袋里,在他父亲下棺时才让人发现,碰上他父亲脑袋里那只小老鼠的几个人当场吓昏了。苏重也看到了那只小老鼠,他还是挺了过来。苏重父亲出殡后的第二天晚上,有人在蛇仙坞、猫坞、棉花坞里发现他父亲的影子。还有人听到他父亲的哭叫声。这些传说,让人不敢轻易地走出家门。大白天也没有人敢到山岗上苏重父亲停过尸的山岗上。也没有人有胆量踩到苏重父亲床铺上的稻草烧在水库堤上的灰尘。苏重父亲出殡前的一天晚上,按照蛇仙坞里的习俗,将死者生前床上的稻草卷出去,放到水库堤上烧化,好让死者在另一个世界接收到稻草,再铺一张与阳世一样的床。
   稻草烧剩下的炉灰在水库堤上,几个月也没有被风吹雨淋冲刷干净。所有从那边跑过的孩子,都会小心翼翼地蹑手蹑脚地放稳脚步,从水库堤边上的草丛中走过去,以至于将两边野草丛中的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野花踩得稀巴烂。还有人传言,在夜深人静时,听到那些野花的哭泣声。
   就是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中,十七岁的苏重,常常独自一人阴沉着脸走在山岗上,常常独自一人在水库里游泳。就是到了冬天,大雪纷飞的夜晚,也有人发现苏重独自一人在水库中游泳。有人说当时的苏重已经疯了。他本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萤火县一中,准备冲刺高等学府,以期将来成为杰出的人物,好让蛇仙坞里的人见了他像见神一样的点头哈腰,露出谄媚的笑容。苏重的娘也极力想让苏重走进校院,走出蛇仙坞。可是苏重的两个兄长苏山与苏水出于自私,担心将苏重培养出去,他们得不到什么好处,就无情地断掉了苏重的学业。大家以为在这沉重的打击之下,苏重疯了。苏重扬言要在蛇仙坞里自学,扬名海内外,要与世界一流的男人齐名。蛇仙坞里人听了苏重这些狂傲的话,肯定苏重已经疯了。从小与苏重最贴心的是程桥,可程桥的父母与族人,阻挡程桥与苏重交往,以免被苏重带坏了。有一回程桥老太,程桥的父母赶到苏重家,与苏重娘大吵一架,训教苏重娘,不能让苏重带坏程桥。从开天劈地以来,谁也没有见过在蛇仙坞里自学,还能当上官的,人家在学校里念书,还考不上大学,当不上官,他苏重天赋再高,也是回天乏力。苏重也决心与程桥一刀两断,各走各的路,可是程桥见苏重独自一人走在山坡上,担心苏重真的疯掉,不顾家人与族人的反对,主动找苏重交往。苏重要程桥听从父母与族人的话,尤其是他老太太的话。程桥说,他不可能在苏重最需要朋友的时刻离开的。苏重仰天看着月亮,脸颊上挂着泪珠,就允许程桥跟着自己走在山坡上,或者坐在山坡上。
   没想到几十年后,黄老太太床上的被单、席,旧衣旧衫,与没来得及穿的新衣新衫,在蛇仙坞水库堤上烧化后变成的灰,连苏重这样不怕鬼的人,路过那儿也会小心翼翼地从边上走过去。而此时水库堤已经全部经过水泥硬化了,光秃秃的、灰白的水泥地上那层黑色的灰更为刺眼,当天晚上又遇上一场大雨,许多布片没有烧尽,花花绿绿地粘在水库堤上,好像黄老太太还在水库堤上来来回回地走着。
   还有人在灰尘里发现几张百元大钞,一枚金戒子,一支银簪。但没有一人敢将它们从灰中取出来。黄老太太的子孙们都说谁要拿去就是了,他们不缺那点东西。黄老太的大孙子还请蛇仙坞里唯一一个敢于掏死人骨头烧成灰,当药卖的华喜金前去取出来,以免最终不知所终。而华喜金嘻笑着说,他不要命了,黄老太太的魂要缠上自己,他拿钱干什么?不过,几天后那些钱财不见了,灰与没有烧剩的布片还在水库堤上,时不时地飘起一点点黑色的灰尘。要是刚好有小孩子在蛇仙坞里玩耍,刚好有沙子落进眼睛里,年长一点的孩子就会说那是黄老太太的阴魂钻进他的眼睛里了,闹得孩子们一直不敢轻易地靠近水库堤。
   甚至水库堤下几户有田地的人家也不敢轻易地到水库堤下干活。
  
   二
   这一天夜深人静时,苏重刚刚熄了灯,倒在床上准备休息,门外却传来了程桥的叫唤声。程桥要苏重开门,他想找他聊聊。苏重应答着,按亮了床头灯,却发现他头顶的楼板下停着一只硕大的黑色蝙蝠。他想找件东西将蝙蝠打死,以免他睡着的时候,蝙蝠咬了他的眼睛。苏重常常会冒出他儿时听到的传说烙在他心里的影子。他儿时常常与程桥一起坐在黄老太太的门口,看着夏日里满天星星,听黄老太太讲故事,唱儿歌。黄老太太常常捋着下巴上的口水,说起蝙蝠咬了人的眼睛,将人咬得血淋淋地成了瞎子。这恐怖的一幕,一直留在苏重的心里,一当他的目光触碰到蝙蝠,他的意识里就会出现一个被蝙蝠咬了眼睛的人,就会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
   可是,苏重早在三年前,立志后半生不再杀生了,那怕蚊子、苍蝇他也只将它们赶开,让它们的寿命由天地去决定。他的前半辈子残暴地烧杀了无数生灵,青蛙、蛤蟆、老鼠,还有小鸟。其实他是个心地非常善良,单纯的生命,可是他的心底又充满了残暴。他儿时曾经用一只死知了,诱出一窝子蚂蚁,然后点上一个棉花球,丢到那黑鸦鸦的蚂蚁堆里,血红的火光烧杀了一大片蚂蚁,没有烧死的,也被烧成缺胳膊、断腿。他要改变自己内在的残暴。所以他看到头顶那只黑黑的蝙蝠,虽然毛孔直竖,有一种恶心感,他还是劝住自己刚刚生起的杀生欲望。他跳下床,趿上床边的一双拖鞋。
   这是一双一只赤色,一只鹅黄色的拖鞋。这双拖鞋是苏重前不久进萤火县城一家店中,发现有两双不同颜色的拖鞋,赤色的是两只左脚,鹅黄色的是两只右脚。苏重问店主这种错乱的左右脚的鞋子怎么卖?店主说如果他要,便宜一半。苏重冷着脸说,便宜一半,其实没有便宜,因为本来他只要买一双,现在要买两双,两双一半的价格,还是一双的原价。店主说两双再便宜十块钱。苏重默默地点了下头,十块钱,刚好是他到县城来回一趟的车费,这样他才买下了这两双鞋。其实使用起来还是两双。只不过,偶尔有人到了苏重家中,发现苏重穿着不同色的鞋子,会认为苏重确是个疯子。
   苏重转到堂屋,按下墙壁上的开关,堂屋中亮起了一盏洁白的节能灯,两只老鼠从房梁上掉了下来,叽叽喳喳地打着架,往苏重的脚边奔了过来。苏重担心老鼠咬了自己的脚指头,抓起一边的扫把,扫了过去。老鼠叽一声,逃往一边黑暗的房间里叽叽喳喳地叫着。两只灰色的青蛙蹲在墙脚边,咕咕咕地叫着,无数只蟋蟀,兴高彩烈地在角落里叫着,声音像小锯子锯着空气一般挫耳。
   程桥在门口叫嚷着,弄什么呢?迟迟地不开门。程桥的声音有着一丝沙哑的音质,蛇仙坞里人说程桥的前世是一头“黄牛”,这一世声音就成了黄牛叫般难听。
   苏重任由程桥在门口喊叫,绷着嘴唇,嘴角上露出一丝浅笑,故意不急着打开门。他蹲到两只青蛙跟前,看了一眼青蛙下腭均匀地呼吸着,忽然闪出一个很孩子气的想法。他进屋找出一张纸,快速地草了一行字:“我是西毒欧阳峰!”放到两只青蛙跟前,然后才打开门。天空中的月亮已经偏在西边的山岗上,柔白的月光铺在门口的坪地上。苏重拦在门口,对程桥说道:“我刚才在与西毒欧阳峰学习蛤蟆功,被你一声叫,已经走火入魔了!”程桥却轻声地说道:“与你喝一杯!”程桥进了屋,发现墙脚上蹲着一只奇大的癞皮蛤蟆,蛤蟆的身下还压着一张纸。程桥拣起地上的纸,念道:“我是西毒欧阳峰——你难道已经能让蛤蟆写字了?”
   苏重朝墙脚下扫了一眼,刚才还是两只小蛤蟆,现在却成了一只硕大的蛤蟆,他没有细想这个小问题,仰头哈哈大笑起来。蛇仙坞的人很少有人能看见苏重哈哈大笑,也很少有人能与苏重聊上一句话。苏重只有与程桥在一起才会毫无顾忌地大笑,还会流露出一份童真。
   苏重笑了一阵子,从一边的碗橱中取出了一盆瘦肉炒青菜,一盆煎鱼,一盆花生米,搁到桌上,又取出一瓶没有开封的白酒,用牙齿咬着瓶盖上的封胶。
   程桥一直双手撑在膝盖上,微蹲着,研究着地上那只略带红斑的大癞皮蛤蟆,好像它是带着某方面的征兆,爬到苏重家的。苏重家还是他父亲盖起来的石头房子,只是墙壁粉刷成了白墙,地面也浇成了水泥地。可是这座临着山坡的石头房子里,不知还居住着多少其他生灵。苏重几乎就是生活在野生生灵世界里。
   苏重打开酒,给两只酒杯倒上酒,招呼着程桥。
   程桥人长得像一根杆子,很瘦,很长,头颅一直微微地低垂着。他见苏重递过一双筷子,伸出手,那双手也像鸡爪子一样,指甲已经长到三四厘米了,一个个玩弄得雪亮,发出一阵阵寒光。
   苏重与程桥两人坐下,举起杯子,示意了下,喝了一口。程桥就说他打算隐居起来,他已经放得下尘世间一切荣辱。这一回他看到活了一百一十八岁的老太太从火化炉中出来,他看到铁板上那付骨架,心底突然空了下去,思想上空了,一切都空了,他现在完全是一具行走的空壳尸体。
   苏重嗯了声,盯着程桥的脸,说道:“你隐居到那里,还是在尘世间!”苏重此言一出,就后悔自己这句话说得太快,没有惦量一下,这话传递到程桥心上,就是“世上唯一可以隐居的,是到另一世界去!”程桥早已有了结束自己生命的念头。
   与程桥有过孩子的女人就有五个,五个孩子最大的已经可以娶媳妇了,小的才三岁。与程桥睡过而没有孩子的女人,那就无法统计了。程桥家族中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色的,他们家族中的男人以为享受男女间的肉体快感,是打发尘世寂寞的最好手段,那是人活着的真正极乐世界。他们家族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对爱情忠诚的男人。女人也差不多没有忠诚爱情与婚姻的。黄老太太虽然是个小脚女人,又是出生在清末时期,妇道还是没有约束住她的性情,她有七个儿子,庄上人传言是七个男人所生的,但在名份上,她七个儿子,又只有一个父亲。
   “我要隐居起来,唯一放不下的是你。真的。我到今天才发现,你是我们蛇仙坞里唯一可以成为大才的人物。你是我见过最有灵气的人。所以我担心你失去信心。你一旦失去信心,就是你生命的终点。我担心的不是你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是你一旦失去了梦想,你的生命没有了支撑,你的生命会自然风化而干枯。你可别不信。你要成才,还真正需要我对你的友情。这一份友情是我最放不下的。你自己也知道你是个大才,而世人久久对你围攻,嘲笑,你也累了,也想放弃了。所以,我在隐居前,要说出我的内心话,希望你扛住压力,继续走下去!”
   “嗯!”苏重嗯了声,提起酒瓶,给酒杯中添了酒,又笑道:“我也确实感到累了,我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要奋斗?年轻时还想走进政府机关,谋上一官半职。可现在头发白了,还是一事无成。我偶尔到萤火县城,坐在街道边,像乞丐一样。可我放弃了,又没有别的谋生手艺。所以又要扛着往前走。你要到哪里去隐居啊?”
共 20340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程桥和苏重是儿时的玩伴,他们一起长大,情同手足。程桥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又承包着工程,每年有20多万的收入,本来风生水起,可不幸染上了赌瘾,欠下400多万赌债,在118岁的太奶奶去世后,他想离开这个世界,生动再现了一个厌世者走向毁灭的生命历程。苏重靠自学,坚持写作,默默无闻地实现着自己的梦想,他虽至今独身,可他勤奋读书写作,对未来充满信心。当他预感到程桥想轻生时,他四处奔走,寻找着自己的好伙伴,相信只要程桥还活着,就有可能改变现状。可有一天,当他听到程桥死在出租屋的消息时,虽然伤心痛苦,但他还是承受住了这份寂寞。他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他也不再对任何人说他要成为一代大师,就这样默默地朝着自己的梦想走着,就已经足够,生动再现了一个脚踏实地的逐梦者的心灵成长历程。小说通过两个童年玩伴不同的人生追求导致不同的结果,含蓄生动地告诉我们,人要甘于寂寞,只有脚踏实地,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淡化功利心,人生的路才有可能走得更长久更深远。注重细节描写,多处前后照应,通过语言心理活动描写塑造人物形象,用对比手法突出程桥这个厌世者与苏重这个热爱生命者不同性格、追求导致不同的人生命运,引人深思。感谢精彩创作,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心灵飞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3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8-10-02 18:36:20
  在老鼠兄弟的小说里感受着不同人生追求,导致不同的命运。也看到了老鼠兄所塑造的苏重这个人物形象不再把成名成家作为衡量人生成功的唯一目标的心灵成长历程。感谢精彩创作,辛苦了!敬茶!
勿忘本真
回复1 楼        文友:老鼠的亲兄弟        2018-10-02 20:22:50
  非常谢谢二姐,辛苦二姐了,谢谢二姐。
2 楼        文友:孙鹤        2018-10-03 17:54:21
  两种人生,两种追求,两种命运。老哥也在告诫世人,可以有梦,但不能异想天开,要脚踏实地。谁都热爱生命,厌世者为什么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呢?可能也是缘于热爱吧,如此之苟活,简直就是玷污生命,不妨死掉算了。主悲色调的一篇小说,令人深思,拜读,问好老哥,节日快乐,遥祝。
敢于自嘲 善于自悦
回复2 楼        文友:老鼠的亲兄弟        2018-10-04 05:44:39
  谢谢孙兄弟,好久没有向孙兄弟问好了,因为最近家里造房子,很忙,很少上网了,祝福孙兄弟。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