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黑眼睛 (小说)

精品 【流年】黑眼睛 (小说)


作者:姚鄂梅 秀才,2882.2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61发表时间:2018-10-02 11:17:51

   结婚的日子定在腊月二十八,到了腊月二十六,阿昌才从东莞赶到家里。反正家里早把一切置备周全,只等阿昌回来换上新郎官的衣服,再去把新娘子接进门就行了。村里的年轻人结婚都这么简单,不是把以前那套礼数忘记了,是没有大操大办的心思了。人人都在外面打工,家中的婚礼不过是民政局登记仪式的扫尾而已,短短几天过后,婚床余温犹存,新人又不见了踪影。
   阿昌的新娘是个例外。阿昌准备让新娘留在家里,家里只有个老娘。娘说,无论如何,你们先给我留下个孙子再走。
   新娘名叫阿玉,不是本村的,离阿昌家少说得有五六十里。阿昌娘说,远点好,隔得近是非多。阿昌对阿玉也很满意,他还是年初回家时见过她的,那是初春,阿玉穿件绿色的小薄袄,系着淡黄色的围巾,在媒人的陪伴下,轻轻巧巧地走过来,阿昌顿觉神清气爽。等走到近前,阿昌呼地一下就掉进那双眼睛里去了,她的眼睛又大又圆,像两颗黑黑的玻璃珠子,还像两口漆黑的深潭。阿昌一直喜欢大眼睛的姑娘,可能跟他自己是小眼睛有关,他不但眼睛小,还是近视眼。刚下学那阵,阿昌娘很有些埋怨。搓牛尾巴的人,还要戴个眼镜!早知道是这样,就不去读什么书了。阿昌听了,赌气摘下眼镜,可过不了一会儿,他又不得不戴上了,不是把种子撒错了地方,就是割漏了几根稻子,不等娘埋怨,他自己已经不好意思起来。阿玉对阿昌似乎也很满意,三年前,阿昌就去了广东,虽没挣回多少钱,人却差不多脱尽了土气,衣着新鲜,又戴副眼镜,乍一看,几乎有点城市小青年的味道。
   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大致定下了结婚的日子。这也是近几年慢慢兴起来的规矩,姑娘小伙子们总是不在家,难得在家待几天,不是火速结婚,就是火速怀孕。阿昌还算是节奏慢的,有些人从相亲到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搞定了。没办法,好不容易在外面找个工作,耽搁的时间稍长一点,人家就把位置给抢跑了。
   阿昌租了一辆中巴去接亲。阿玉居然在瑟瑟冷风中穿了件婚纱,外面罩一件仿皮草坎肩。婚纱也是这几年来兴起来的,起初老人们看不习惯,是办喜事,怎么能穿一身孝呢?但在潮流面前,老人们总是不堪一击,不管他们怎么反对,镇上婚纱店的生意还是越来越好,姑娘们都是看着电视长大的,有些还在城市的车间和发廊里呆过一些日子,她们相信电视,电视里说婚礼是什么样的,她们就认为婚礼是什么样的。老人们成天呆在家里,对外面的世界还有什么发言权呢?
   阿玉老早就在婚纱店里看中了一款,提前半个月下了租金,她怕到了腊月,回乡结婚的人太多,被人家租跑了。阿玉悄悄告诉阿昌,她这一款是婚纱店里最贵的,五十块钱一天。阿昌说,冻病了别怪我。阿玉说一点都不冷,说完掀起裙摆,里面居然穿着薄毛裤。新娘妆也是在婚纱店化的,在眼影和睫毛膏的衬托下,那双眼睛越发显得又大又黑,两排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忽闪忽闪的,阿昌看得呆了过去。阿玉不好意思起来,看什么呢看什么呢。阿昌装模作样提出一个问题来,睫毛怎么变蓝了?阿玉说你别管,现在都兴这种颜色。阿玉说着就要揉眼睛,旁边一个姑娘提醒她,别把睫毛揉下来了。阿玉说没办法,实在忍不住了,昨天就开始痒。她伸出一根小指头,小心翼翼地揉。揉完了,又掏出小镜子补妆。阿昌发现她一只眼睛有点红。
   正月初五阿昌就得走,这当中还要过年,小两口还没亲热够,阿昌就不得不咬牙去坐火车了。阿玉有点不高兴。这算什么工厂,年都不让人好好过。阿昌说,春节只放七天,这是国家规定的,等我赶过去,刚好是初七。
   阿玉送阿昌去火车站。阿昌说,等我有了住的地方,就给你写信,让你过去玩玩,现在不行,现在我们十二个人住一间屋,臭哄哄的像牛栏。阿玉说,以后再说吧,刚刚过门,就想着跑出去玩,娘会不高兴的。阿昌说那就先把她哄高兴了再说,她很好哄的,嘴巴甜一点就行。阿玉一边点头一边拿湿手绢沾眼睛,她的眼睛越来越不舒服了,红得像兔子眼,还不停地淌眼泪。阿昌说,记得去镇上医院看看,不要老是揉,手上有好多细菌的。阿玉说,医院也要过了初七才上班,今天早上我已经用盐水洗过了,还是痒,又痒又疼。
   这是小站,火车只停三分钟,阿昌刚一挤上去,火车就开了,他看见阿玉还在揉眼睛,就大声喊,记得去医院看眼睛啊。
   阿昌对家里隐瞒了一件事,他匆匆赶回东莞去,不是要回到那个塑料厂,阿昌们在那里做拖鞋,那要到了春末夏初才有事可做。阿昌有个秘密,他在悄悄学一门手艺,他不想今天这里明天那里地打工了,他厌倦了背着铺盖卷到处流浪,有了手艺,他就可以相对稳定下来,就可以有积累,有发展,一句话,有了手艺,他就有了未来,否则,你就是一天打三份工,到头来说不定还是一场空。
   去年,他报名参加了一个美发培训班。培训班的学费很贵,所以他一直过得很节省,工友们都拿着手机,唯独他没有,结婚的费用也被他砍下了一大笔,惹得娘都生气了。这么点钱我怎么帮你操持,你的钱呢?阿昌不想解释,他从小就不是个多话的孩子,做什么事都不喜欢事先张扬,连钓鱼这样的小事都是如此,他总是拿着钓杆悄没声儿地出去,回来时鱼篓里有鱼,才告诉家里他刚才钓鱼去了,要是没鱼,他就悄悄藏起钓鱼杆,绝口不提钓鱼的事。
   培训班是一个美发店老板开的,他很看好阿昌,他说阿昌戴副眼镜,又白净又斯文,很容易给人以信任感,尤其是女客人。他向阿昌流露过那个意思,如果学得好,结业后可以在他的店里做。阿昌表面上答应了,心里却不这样想,他老是想起阿玉那双又大又圆的黑眼睛,他想学成之后回老家,先到镇上哪家理发店落脚,过几年再去开一个属于自己的美发店。他是肯定要自己开店的,否则他就不必学美发了。他要在镇上租间房子,再把阿玉带出来给他帮忙。他要给阿玉做最好看的发型,她眼睛大,鼻梁也好,适合各种发型,他要三天两头给她变换新发型,他要她做他的活广告。
   所以阿昌从火车站出来,根本就没去塑料厂,直接去了美发店。他想快点学成,快点回家。至于塑料厂那边,他已经不在乎了,他之所以没辞工,是因为马上就到旺季了,一个旺季可以挣四五千,这是个不小的诱惑。他是这样打算的,在美发店做三四个月,再回塑料厂做一个旺季,然后就回家。一想到封锁了快两年的秘密将猛地揭开,娘和阿玉肯定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阿昌心里就乐滋滋的,他忍了又忍,没有给家里写信。已经捂了一年半了,索性再捂半年吧,提前揭了盖子敞了气,米酒就不香甜了。
   他不知道这当中阿玉给他打过好多次电话。阿玉对接电话的人说,麻烦你一定转告阿昌,家里有急事,叫他快点回来。接电话的人说,我要是看到他肯定会告诉他,但我不一定能看到他,我春节后一直没有看到过他,说不定他又换了厂了。有一天,阿玉一共打了三次电话,还在电话里哭了。接电话的人说,你别跟我哭了,我也不知道阿昌在哪里,我帮你问了好多人,他们都不清楚,也许他们去了贵州,年前就听他们几个人在说要去贵州,你放心,他安定下来后自然会跟你联系的。那以后,阿玉再也没有打电话了。
   夏天到来的时候,阿昌的培训提前结业了,他没有按原计划回到塑料厂,而是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他突然有点等不及了,他急着回去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他对自己说,大不了不要那五千块钱,等他开了自己的店,挣的钱岂止五千?他一路盘算着,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阿玉和娘各做—个新发型,作为他学成后的汇报表演。他想给娘做一个烫发,娘的头发稀少,烫一下再插上簪子,会显得丰盈一点。他想给阿玉做一个韩式柔顺长发,那种发式做出来就像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模特,就算她来不及梳头,头发也不会显得很乱。他想阿玉的眼睛肯定又要笑成一条缝了,她的睫毛又密又长,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像两条黑漆漆的毛毛虫。
   远远地,他看见一红一黑两个小点在田里,不用说,黑的那个是娘,红的那个是阿玉。他飞跑过去,边跑边喊,我回来啦!我回来啦!娘直起腰来,阿玉愣了一下,突然撒腿就跑。她既不是往阿昌的方向跑,也不是往回家的方向跑。难道她还在害羞?
   阿玉在田埂上绊了一下,摔了个跟头,不再跑了,趴在地上哭了起来。阿昌从娘身边擦身而过,把行李丢给娘,娘眼圈红红地看着他,他有点懵,她们这是怎么啦,吵架了吗?阿昌去拉扑在田埂上的阿玉,阿玉一边哭一边捡起土坷垃往他身上砸。阿昌这才发现,阿玉的一只大眼睛没有了,变成了一个深深的凹坑,原来扑闪扑闪的眼睫,现在像一片耷拉的南瓜叶,毫无生气地盖在空空的坛子上。
   娘哭着告诉阿昌,他一走,阿玉的眼睛似乎好了些,就没再理这件事,过了好些天,眼睛又疼起来,这次疼得比上次厉害,都睁不开了。她带着阿玉去了镇医院。镇医院一看,说这里不行,赶紧去县医院。于是就去了县医院,本来以为上点药就会好的,但医生说,得做手术,不然有失明的危险。于是就做手术。医生说是个小手术,两三天就没事了。手术前,医生拿着一张纸让娘签字,娘不识字,医生就把那些条款念给娘听,娘越听越害怕,就问,我们本来是来治眼睛的,怎么瞎了倒要我们自己负责呢?医生说,这是指可能出现的后果,所有做手术的病人都要签这个字的,如果你不签,这个手术我们就不能做。娘还是害怕。医生就讲给她听,这就好比生孩子,那些来医院做剖腹产的,也得签字,因为剖腹产也可能出现各种不良后果,但实际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些后果。娘说,既然不会,那就不要签了吧,我嫌签这个字不吉利。医生说,你不签,就说明你不同意做这个手术,你考虑好。娘一听就急了,说我这心里怎么怦怦乱跳呢?医生笑着说,跳什么跳,不过是个小手术,都像你这样,人家那些心脏搭桥器官移植的不早就吓死了?娘一想,连心脏都可以搭桥器官都可以移植的地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阿玉也劝娘,你签吧,不会有事的,这只是一道程序。娘不会写字,就摁了个手印。手术后,娘在医院服侍了三天,药膏一除,眼睛真的好了,不疼不痒了,也能看东西了,娘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也没管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几天的话,高高兴兴回了家。谁知没过几天又出了问题,阿玉捂住眼睛说娘,我这眼睛好像不对头啊,看东西像蒙了一层纱布。又拖了几天,阿玉说娘,坏了,不止像蒙了一层纱布,像蒙了一层细棉布。两人又去了一趟县医院,找到那个做手术的医生,医生检查了一遍,没吱声,转身去找来了别的医生,又检查了许多遍,最后,另外一个医生对阿玉说,这只眼睛得摘除了,越快越好,不然会影响另一只眼睛。两人吓得赶紧给阿昌打电话,连续打了一个星期,就是找不到他人。幸亏阿玉有个表哥也在县城,还是个记者,表哥说,怎么会这样?这不是开玩笑的,得打官司。表哥让阿玉收拾好病历,带着她去了地区医院,又上上下下找了好多人,吵了好多架,最后人家说,不管怎样,先得赶紧做摘除手术,否则会误事。
   娘说,表哥真是帮了大忙,本来全是我们自己的错,我们应该早点去医院,是我们自己耽误了,表哥硬是几天没上班,带着阿玉在那里连吵带吓唬,还说要把这件事情登报,吵了两个多月,结果人家不但没收医药费,还赔了我们两千多块钱。
   阿昌一听,也顾不得回家,抬脚就往大路上跑。娘死死拉住他。阿昌说你们真是糊涂啊,医院要是没错,能免你们医药费吗?能赔你们两千多块钱吗?这点钱就把你们的眼睛打瞎了?
   娘说表哥比你懂的还少吗?连表哥都说,医院的责任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医院肯赔钱,那是怕表哥给他们登了报,影响他们的生意。
   阿昌还是要跑,娘朝他跪下来,嚎啕大哭。你要怪就怪我吧,我不该签那个字,人家告诉我,我签那个字,就是认可了手术会有风险,都怪我害了阿玉。
   阿昌站了一会,向阿玉要了表哥的地址。他挣开娘的手,说我去找表哥,把情况弄清楚,这总可以吧?
   阿昌在县报办公室找到了表哥。表哥大致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说这事只能这样了,我已经努力了,你不知道,病人想跟医院斗出个高下,实在是太难了。我也去问过上面的医院,人家说治疗方案并没错,至于是不是手术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就无从得知了,手术又没有全程录相。出事以后,我以家属身份去找了院长,又找好多能说上话的人,软的硬的都来过,最后医院同意免去医药费,适当赔偿经济损失,还把那个叫赵明的医生下了岗。我觉得只能到这个程度了,说句不好听的,要是你自己去办,恐怕还没有这个结果。
   表哥悄悄告诉阿昌,他得有个思想准备,阿玉的另一只眼睛,也是迟早的事,说不定就是这两年。所以,也不能过分责怪医院,人病到一个地步了,华佗再世也没有办法。
   阿昌身子一晃,险些没站稳。他问表哥,阿玉知道吗?表哥想了想说,反正我没告诉她,但那段时间吵来吵去,说话都无所顾忌,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出一些味道来。
共 14863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看完这篇文章久久还沉陷在其中,古往今来有多少家庭因为恩怨和报复导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大道自在人心,罪恶的人自会受到惩罚,面对仇恨是理智地选择宽容还是因为愤怒选择一时快意,是左是右,相信通过这篇围绕一双黑眼睛展开的故事会给你一个选择。阿昌是一个在东莞的打工仔,一个不甘于平庸生活的青年,他刻苦学习美发手艺,希望有一技之长能回家乡开个小店,在他娶了一位美丽的大眼睛姑娘阿玉后更是信心百倍,准备和这个大眼睛的阿玉开启幸福生活的航行。阿玉的大眼睛是阿昌最喜欢的,没想到却于一次手术后先后失明了,残酷的现实直抵阿昌最脆弱的神经,阿昌觉得是医生的医疗事故,所以准备报复这个医生。故事就从这里正式开始了精彩的心里对决,从一次次的精心准备到实际实施时的矛盾犹豫,阿昌陷入一种左右为难的境地,一次次为临时的退缩找理由安慰矛盾的自己。通过故意设计走近医生,突然发现这个医生并不是自己想象的凶神恶煞,而是有一双温和眼睛和善可亲的人,医生的儿子和妻子对医生的背叛和疏远不仅让阿昌觉得报复的痛快,也隐藏有一丝阿昌不情愿承认的同情和怜悯,阿昌的生活一团糟,医生的生活何尝不是一团糟,经过种种思想斗争最后阿昌选择了放弃,在决定下手淹死医生时还是把医生从死亡的边缘又拉了回来。阿昌无疑是善良正直的人,面对生活的残酷,阿昌进行了现实和理智的对抗,善良和邪恶的对抗,人性和魔性的对抗,最后阿昌选择了最艰难的宽容和原谅。作者在此文章中把矛盾的心理活动做了详细的呈现,巧妙地把人性做了精彩的诠释,一边是岸,一边是渊,是爬上岸还是跌入深渊都在一念之间。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有好多这样的例子,因为报复把自己陷入罪恶的深渊,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追悔的同时是再也挽救不回去的后果。常言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作者文字简洁细腻,简单的故事蕴藏的道理却深刻有意义,惊醒世人的同时会让人陷入深深的思考。情节设计环环紧扣,吸引着你不由自主步入其中。让人揪着心看完后又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释然,堪称经典佳作,流年倾情推荐。【编辑:茉莉花香香满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3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8-10-02 11:19:25
  感谢作者的投稿,给您问好。
2 楼        文友:张福洲        2018-10-04 21:47:38
  忍一忍,云淡风轻。欣赏老师佳作!
命运如写作,可以去修改。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