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房屋,打捞我的记忆(征文·散文)

精品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房屋,打捞我的记忆(征文·散文)


作者:绿雨如丝 秀才,1983.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0发表时间:2018-10-02 10:07:01
摘要:小屋,让我的生活,井然有序。小屋,让我的睡梦,充满笑意。此生安处是吾乡。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房屋,打捞我的记忆(征文·散文)
   鸟,有鸟窝。人,应该有人居。
   所谓人居,就是房屋。聪明的人类,在经历饮血茹毛、风餐露宿的艰辛后,选择房屋,作为自己的安身之所。吃饭睡觉,遮风挡雨,是房屋最原始的功效。
   能拥有自己的房屋,蜗居在它怀抱,简单到只是发挥房子最初的作用,在四十年前,对于我家来说,也像水中的月,虚无,镜中的花,缥缈。
   鸽子窜房檐,是记忆树上居无定所结的果子,疙疙瘩瘩,酸酸涩涩。父母吃尽了频繁搬家、不断租房的苦头。建造属于自己的房屋,屏蔽颠沛流离的日子,删除寄人篱下的生活,成为他们生存的目标。
   房屋,生长为父母心中的太阳,描绘成家人梦中的蜃楼,那样明亮,那样瑰丽。辛劳的父母,因了内心的橄榄枝,为了象征尊严的房屋,向黄土地要粮,向家畜抠钱,终于在七十年代末,花费五百元,购买了一处独立的院子,连同院内盖着的五间旧房。
   有往事做背景,在四十余年宽厚的光阴里,我依稀看到那砖戴帽土打墙的五间房,若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在光阴的苔藓中鲜活。
   屋顶上,野草蓬勃,像父母执拗的信念,从砖缝中钻出。屋墙外,墙衣成片脱落,父亲将粉碎的麦秸,和入黄色土壤,以泥浆的特质,抹在墙体破损处,像破了窟窿的旧衣,缝满了补丁。
   屋内,本白色墙壁,也像乞丐的肌肤,黄不拉几,蓬头垢面,上面黑点遍布,若长满雀斑的脸。像那时干瘪的日子。
   院墙,似犬牙,黄土是底色,墙头上长满风尘仆仆的狗尾巴草,还有粉红色的酒樽花。阳光一照,发出幽幽的绿,微风一吹,竟手舞足蹈,倒也生出些许风情,平添几分秀气。
   朴实的小院,粗糙的五间房,以简陋的形象,矗立在村庄南边,站成了父母心中的巍峨,和骨子里的体面,一家人的温暖。
   五间房,分成三个屋。除了一间独立,另四间,两两相通,隔成两屋。我家,人口多,可底子薄,东西多,却不金贵。大多是耕田的农具,饱腹的口粮,煮饭的柴禾。农具可以放在草棚,柴禾可以堆在院中,而储面的缸,口中的粮,却必须占居屋子,而且,独霸那间小屋。
   要知道,那间小屋,让渐渐长大的我,情有独钟。在我内心,早就做好卖油郎独占花魁之打算。可事实是,我只能与两个姐姐同睡一室。完全自我的房屋,只能像断翅的风筝,幽幽梦中,直至考入学校,才告别小屋。
   八十年代末,学校毕业,结婚成家,工资三十元。在丈夫单位,分到一间小房。我需要在房屋里休息,更想在它的怀抱中,实现梦想。
   小房,比娘家的房有了进步,同样的砖戴帽。所不同的是,土质墙体穿了蓝砖外衣,看表面,光洁如帛。然而,此屋,外表光鲜,可内里大伤元气。就像卖笑的妓女,靓丽的衣服下,心坑坑洼洼。高粱杆做的顶棚,也像患了胃溃疡,这儿掉一块泥巴,那儿落一片木皮,时不时上演四面楚歌。
   记得,有一回睡到半夜,枕旁“噗通”落下东西,“扑嗒”开灯一看,吓出一身冷汗,几条三四寸长的虫子,发着黑亮的贼光,迈着密密麻麻的细腿,从掉落的土中急速逃离。丈夫说是蜈蚣。接着又自嘲:咱的屋,与自然亲密,近能摸到风,远能看到月,多有诗意。
   蜈蚣,有毒节肢动物,让我头皮发麻,心跳如鹿。急忙看身旁仅仅两岁的儿子。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心才放到肚里。从那以后,睡觉不敢关灯,并且将纸箱做成伞,罩在头部,权当防御的盔甲。人总是这样,办法总比困难多。
   黎明即起,打扫庭除,是在娘家养成的习惯。即使小屋破烂,也一直依然。当我从墙角拿起笤帚,准备清扫时,一团黑白条纹的东西映入眼帘,直接告诉我——蛇。果真是蛇,它抬着脑袋,蠕动细腰,一副怡然自得之态。吓得我大叫一声,撒腿就跑,边跑边疑,是我搅了你的清梦?还是你犯了我的领地?
   想想,连苟且都是凑合,哪来远方和诗意?虽说,蜈蚣掉,长虫绕,在我屋里只遇到一次,却在我的内心留下无以言说的恐惧。
   唉!危居真难乐业!很多时候,我对着静谧的夜空,呐喊:什么时候,我的口袋才能“吃饱”?才能购置自己可心的住房?广厦万间,我只要小小一间。让我安心缱绻,身体饱满,让我放飞希望,精神强壮!
   九十年代初,调入县城工作,工资涨到百余元,可钱袋依然像个饿汉。因此,拥有自己的房屋,就像雨后的彩虹,美丽却遥远。只能在三成巷,以每月四十元,租一民居。
   民居,翘脚飞檐,青瓦盖顶,看着蛮有气势。我汲取蜈蚣骚扰之教训,入住前,自费用白布糊了顶棚,也换了窗户。
   可,看似威武的房屋,却似一前朝遗老,早已腐朽落魄,骨质疏松。雨天,“唰啦”房檐下掉块瓦;雪天,“歘歘”房檐处筛下泥。那段时间,日子过得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更可气的是,一只老鼠竟然摸黑跑到我剩下的稀饭锅里,并且,贼眉贼眼,与我对视。这还不算,仅住半年,房东要求租金再涨十元……切肤感知,身无片瓦的憋屈,心无静放的窝囊。
   房屋,我的房屋,你在哪里?难道是暗夜无星的绝望?是晴空没云的苍白?
   两年后,野百合迎来绽放的春天,我迎来栖息的小屋。小屋,二十来平,像五月的蔷薇,开在校园一角。我像飞倦的蝴蝶,依偎在它怀抱。
   以校为家,让我心情舒畅。虽说是单位住房,虽然属“四无产品”(无厨房、无阳台、无水管、无洗手间),我却不用破费一分,即享有主权,做名副其实的主人。我可以在它怀里撒娇,还能在它里面任性。
   清晨。小屋,在跑操声中苏醒。我倚在它门上,看柳枝舞蹈,听塔铃叮当,看太阳缓缓升起,看薄雾悄悄散去。
   晚上,坐在小屋里,儿子默默写字,我在静静看书。没有担忧,没有烦扰,就像茶叶在水中尽兴,就像花草在雨中妖娆。身的疲,在小屋里渐渐消弭;心的惫,在小屋里悄悄逃遁。
   身心不再漂泊,灵魂定不游荡。
   更为欣喜的是,九十年代末,工资像涨潮的水,月近千元。单位集资建房,我有幸集一套面积近百平的五层楼房。不仅享受单位两万多元补贴,而且享受房改政策,楼房以大红本为标志,让我成为自己的上帝。没有胆战心惊,没有委曲求全,做到了真正放松自己。
   房屋,我的精灵。三室两厅,一厨一卫。毛墙毛地的房屋,经我设计,处处弥漫我的情趣:奶白墙色,淡绿纱帘,米黄家具,湖蓝沙发,玻璃茶几,紫荆花灯盘,喇叭样灯具……绿萝倾泻客厅,文竹攀爬书房,海棠点亮卧室……
   小屋,让我的生活井然有序。
   小屋,让我的睡梦充满笑意。
   我喜欢春天阳台的光线,清浅,稀疏,像初春打朵的玉兰,为房屋写意浪漫。
   我也喜欢冬天窝在沙发,围着一屋子暖气,陷在《红楼梦》中难以自拔。我的房,胜过林黛玉的潇湘馆、薛宝钗的蘅芜苑。
   我常常陶醉于厨房,与一日三餐握手言和,烹调酸甜苦辣,熏煮人间静美。
   我特愿意,沦陷书房,邂逅一些诗词。那凝练的精华,似击荡的鼓点:“我如果爱你,绝不做攀缘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文字的馨香,流动出文学风景,也流动成小屋景致。
   我的房屋,已不单纯是休身之所,更是精神家园,灵魂栖息之地了。
   深圳,引领改革潮流,也引领儿子就业。海国风情的商业文化建筑鳞次栉比,高层民居在蓝天下,显赫壮丽。灯火辉煌,点亮了深圳夜空,也点亮我的舔犊之情。
   二零一五年八月,漫步街头,深圳温度,让我大汗淋漓,深圳房价,让我不寒而栗。不太繁华的地段,二手房价,每平米接近四万。摸摸每月装六千工资的口袋,在此买房,只是嘴巴的快感,变成现实,纯属天方夜谭。
   十月的深圳,秋意阑珊。次年,儿子租居的小屋内,有爱,有暖。丈夫,与儿子彻夜长谈。北方长大的儿子,不想在工作的南方只是过客。于是,助儿长久飞翔的心,插上羽毛。一个宏伟规划,在我们心中描摹。
   举全家之力。倾其所有,卖掉老家房屋,拿出多年积蓄。血浓于水,亲情伸出援手,两位数不嫌多,个位数不嫌少。靠政策,仅有一年工龄的儿子,肩上挑起一百三十万房贷,承担三十年还款压力。
   八十平米二手房,近三百万房款,在众人帮衬政策优惠下,集腋成裘,以优雅身姿,位居七层,站在坂雪岗旭景小区。小屋,让骨感的生活,柔软,并散发丝丝暖意。
   儿子,每日从小屋出发,迎接朝阳,被公司评为“明日之星”。每天暮霭降临,回小屋安身,被授予“金牌员工”。
   再次印证,此心安处是吾乡!
   从无房到有房,从北方到南方。我的经历,是付出也是获取,是自我感悟,也是社会进步。用心酸收割甘甜,用努力让理想抵达真实,就像我们无法预测的人生,只要奋斗,就会花好月圆。
   秋天让草结籽,季风让叶吟哦,我的房屋,让我打捞记忆。镌刻四十年变迁,深藏别样温暖。
  
共 329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早在一千多年前,一位饱经颠沛流离之苦的诗人,就曾发出过“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深重感慨。自古而今,吃穿住行,都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作为安身立命之所,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一套住房,是那位唐朝诗人的梦想,也是作者、作者父母与儿子共有的梦想。散文《房屋,打捞我的记忆》,以一家三代人房屋居舍的变迁为线索,一方面表现了三代人为拥有自己的房子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另一方面,也通过房舍的变化,透视出了整个时代的进步与发展。从父母于七十年代末花费五百元购买一处独立的院子及五间旧房,到自己在九十年代末拥有了一套近百平米的五层楼房,乃至到二零一五年,赴深圳工作的儿子在坂雪岗旭景小区也拥有了一套八十平米的二手房,一家三代人,从无房到有房,从北方到南方,与时代同呼吸,与社会共进步,终于用心酸收割了甘甜,用努力让理想抵达了真实。文章以富有诗意的“房屋,打捞我的记忆”为题,从独特的视角切入,以小见大,见微识著,构思十分精巧。尤其语言,比拟生动,优美凝练。佳作,流年倾力推荐共赏!【编辑:思绪飞扬淡墨痕】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3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8-10-02 10:09:40
  第一次编辑老师文字,编按定有不当之处,若挂一漏万,敬请批评指正!问好。
思绪飞扬淡墨痕
回复1 楼        文友:绿雨如丝        2018-10-03 08:15:06
  知我者,墨梅老师也。编按精准,正是文章主旨。多谢辛苦,愿秋天让你斑斓,璀璨!
回复1 楼        文友:绿雨如丝        2018-10-03 08:15:43
  墨梅老师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