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时光】看,刀(小说)

绝品 【时光】看,刀(小说)


作者:月公子 秀才,1250.2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53发表时间:2018-09-14 16:38:17
【时光】看,刀(小说)
   一
   “疯子在那,快看,疯子!”
   “啊?他又回来了?”
   “不会吧?”
   “难说,他老婆孩子住这,他还不跟着来。”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疯子也要有地方住的呀!”
   “你就不怕?万一……他发起疯来了?”
   “可不是……”
   “这事还得跟领导说去。”
   “怎么说?”
   “就是,单位宿舍总住个疯子不合适?”
   “不要忘了,疯子也是单位职工。”
   “可他疯了呀!”
   “这……”
   老何嘴里咂着香烟坐在门卫胡师傅的“宝座”上,“宝座”是一张不知从哪捡来的快散了架的老圈椅。他将一份早报大大地摊开举着仔细地阅读。他微微抬起头,眼睛跃过报纸,说:“你们几个女同志瞎担心什么?别没事乱议论。”
   祁工的老婆一听,连忙笑着说:“何书记说的是,说的对。我们女人家就是好瞎担心。不过何书记你也要为我们大家考虑考虑,毕竟他的……”她将又胖又短的手指在自己的太阳穴处快速地画了两个小圈,“跟正常人不一样呀。”
   “大妹子呀,你也别叫我书记了,我快退休了。还有呀,别忘了这大院里住的不仅仅是邻居,还是同事。有的还是亲戚,或是亲家。别乱说话,闹矛盾,影响工作。”老何半笑半严肃地说。
   祁工的老婆不敢顶撞老何,虽说老何就要从所里党委书记一职退下了,但大家对他还是又敬又怕的。她眼睛一瞟,看见了站在后面正与胡师傅数钱的陈宝和,说:“陈工呀,你在干嘛呢?”
   陈宝和向她笑着点了点头:“昨天让胡师傅帮我卖了一些旧书和旧报纸。”
   胡师傅朝她哈了哈腰,继续数着手里的钱,
   “胡师傅,这是卖了多少钱呀,你们俩数半天了。”祁工老婆故意挖苦他俩。
   胡师傅笑着说:“没多少钱,就是回收站给的都是零钱,零碎的小币。”
   陈宝和看着胡师傅数了半天,也有点不好意思,说:“别数了,大概就行了。”
   “不行,不行,你托我卖的,弄清了,弄清了好。”胡师傅连连摇头,“好了,好了,这就数好了,一共是十七块六角九分。给你,就是分币多了点。你再数数。”他把钱小心地放进陈宝和的手里。
   “不用数了,你都数了三遍了。”陈宝和说。
   祁工老婆走近陈宝和小声地说:“陈工,你就不怕?那家人就住你的楼下,而且,还听说你家小军……”
   陈宝和猛地瞪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少顷又极不自然地从脸上挤出笑容,说:“这不有何书记在吗?不用我们小老百姓担心吧!”说完就往单元楼里走。
   “切……”她朝陈宝和的背影哼了一声。“这个小心眼。胡师傅,你跟他把钱数清就对了。”
   院子东北角的墙根处用砖头砌了两个矮墙垛子,那里是垃圾堆放处。疯子正靠着墙垛子盘腿坐在地上,摆弄着一堆小树枝。他不停地将它们拼拼搭搭,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毫无察觉。
   胡师傅将垃圾桶拖到垃圾堆放处倒掉,又把堆放处四周打扫干净,唯独疯子摆弄的小树枝没扫。他站在一旁想着疯子什么时候可以走开,让他把小树枝也扫掉。可是疯子始终低着头玩着这一堆树枝。
   他用扫帚在疯子的腿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疯子没有反应。
   他又拍了两下,说:“别玩了,回家去,我要扫地了。”
   疯子慢慢地将头抬起,抬得极慢好像很费力似的。他眯着眼睛看着胡师傅,突然眼睛一瞪,嘴巴缩成一个圆,接着大叫道:“看,刀!”同时将树枝像扔飞刀似的向胡师傅丢去。
   胡师傅吓得连忙向后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他倒不是怕那几根小树枝,只是被疯子的这一吼给吓懵了。疯子扔完了树枝依旧坐在那里,眼睛不知看向何处,嘴里继续时慢时快地念着:“看,刀,看,刀……”
   大家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脸上流露着担忧、厌恶、同情。这当然也包括陈宝和。在所有的人中陈宝和与疯子认识得最早,他们不仅是同乡,也是同学,后来还是同事。
   疯子有名字,叫古崇文。他曾经也是一个正常的人,不仅正常还非常聪明。读书时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高考时保送进了名牌大学,列为重点培养的科技人材。古崇文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分配到K研究所从事技术研究工作。两年后经领导牵线搭桥与同单位的葛惠勤结了婚。一年后两人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古艾。当葛惠勤怀上第二胎时,文化运动开始了,这一切似乎与这对只会做科研的夫妇关联不大。他们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直到有一天,快下班时突然来了几个人将古崇文带走了,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有回过家。
   当时,葛惠勤听说丈夫被抓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她眼里丈夫就是一个老实勤恳,一心钻研技术的简简单单的读书人。她找了单位领导恳求把丈夫放回来,领导说他们也不知道古崇文被抓去哪了,只是抓走古崇文的人说他的问题很严重,有人举报他私下改造通讯设备试图与海外反动间谍组织取得联系。
   身怀六甲的葛惠勤听到这个当场便晕了过去,被人抬回家后,没几日便早产生下一个男婴,小名叫“小七”。
   葛惠勤见不到丈夫,也没有丈夫的消息。有人说还在审查中,有人说坐牢了,有人说已被枪毙,有人说逃跑了,而且是逃到境外去了……真真假假的消息快把葛惠勤给逼疯了,她想自杀来着,一死了之。可是想到两个年幼的孩子,继续活着只能是她唯一的选择。
   半年后,单位领导通知她去医院,说古崇文头部受伤了。丈夫究竟是怎么受伤的?这半年里他在哪?都发生了什么?单位没说,她也来不及问,只想着眼下先见到人要紧。她一手拖着小艾一手抱着小七向医院跑去,赶到医院,病房里空空的,没有人,只有一团染有血污的纱布和一封离婚协议。
   几个不知是什么部门的人指着其中一个手臂受了伤的人对葛惠勤说:“你丈夫刚才抢了医院的手术刀扎伤了我们革命同志后逃跑了,等抓回来肯定枪毙!”
   葛惠勤带着两个孩子失望地离开了医院,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古崇文,你永远别回来。
  
   二
   一晃十四年过去,葛惠勤一人抚养大了小艾和小七姐弟俩。她依旧时不时地自言自语:“古崇文,你别回来。”尽管她也知道那十年间发生了许多冤案错案,政府也还了许多人的清白,古崇文通敌一说,最后也因没有确切的证据而取消了指控。要说他犯的错,最多就是在医院捅了人一刀。
   可是葛惠勤还是会说“古崇文别回来”这样的话。
   每当这时,小艾总显得有一些激动:“妈!你怎么这样,你为什么希望爸爸别回来?”
   “你懂什么。”
   “妈,我怎么不懂,现在不一样了。”
   “是,是,你什么都懂。在外面可不要乱说话,最好少说话,听见了没?”
   惠勤见女儿不应答,又说:“小艾,你到底听见了没有?”
   小艾嘟了嘟嘴,气鼓鼓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在外少说话,少发表意见,远离政治,少交朋友。你整天就说这些,我们家有朋友吗?在你眼里谁都不可信。”
   “唉,你这丫头,妈妈都是为你们好,谨言慎行终究是错不了的。”
   小艾听不下去,她高声叫嚷:“你们就是一群迂腐的知识分子!”
   听女儿的这般高声,吓得葛惠勤连连跺脚:“不懂事,你这孩子真不懂事。你要有小军一半稳当,我要少操多少心哟。”
   “真不容易,这世上还有让妈妈您觉得稳当的人。”
   “哎,你这孩子是没有经历过。不过,陈宝和一家人还不错,尤其是这几年,陈宝和对我们母子三人很是关照。”
   “你也只有当他们家还是朋友了!”
   “你不是?那你对小军……”
   “妈……”小艾不好意思地跑开了。
   看着儿女转眼已这么大,葛惠勤是又喜又忧,她每天念经似的说着“古崇文别回来”,可上天偏偏跟她过不去,古崇文回来了。说是回来了,但又不是回来了。
   那天,何书记和一位民警同志来到家里,他们告诉葛惠勤说古崇文找到了,估计是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流浪,人还好,四肢健全,就是精神不太好。
   葛惠勤问:“怎么个不好法?”
   民警说:“傻了。”
   接着何书记说:“疯了。”
   葛惠勤问:“那人呢?”
   “在外面。”何书记说。
   葛惠勤向窗户看了看,窗外正飘着鹅毛大雪,她轻声说:“下雪了。”
   何书记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三人下楼,雪已经积了一尺多厚。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蹲在墙跟,手里抓着一把雪,正伸着舌头舔着。他好像很喜欢的样子,一边舔一边傻笑。
   葛惠勤的心一阵阵地发抖,她没有想到古崇文会回来,而且是这个样子。想到曾经的古崇文聪明敏锐,浑身散发着一股灵气,可现在完全是一副痴傻呆苶之相,她忍不住哭了。就在她哭时,古崇文看向了她,不再笑了。
   何书记和民警弯下身子试图将他拉起,他突然将手中的雪向二人砸去,口中大叫:“看,刀!”
   这突如其来的怪叫将三人吓呆了。
   在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古崇文又在雪地里打起滚来,滚几下就抓一把雪扔向他们,口里继续喊着:“看,刀!”然后再滚,再扔,再喊……
   疯子就这样留在了宿舍大院里。他从不进自己的家,也不洗漱,晚上缩在楼梯肚里,白天就在垃圾堆放处的墙垛边坐着。惠勤给他端饭来,他有时吃有时不吃,给他衣服,他穿不了两天就破烂得不成样子。如果有人要靠近他,他就随手捡起什么石头,树枝,垃圾向那人扔去,嘴里依旧吼着“看,刀”,如果身边什么东西也没有的话,他就用手作刀状不停地来回挥舞。不过小七来了,他不扔,也不叫,他会傻傻地盯着他笑,所以送饭的事后来都是小七在做。
  
   三
   一天,天黑之后,小艾和小七来到古崇文的身边。小艾刚靠近便小声地说:“爸,别扔我,我是小艾。小七也在,看见了吗?”
   疯子没动,只是用一双浑浊的眼睛呆滞地看向他们的方向,好像是在看他的一双儿女,又好像是在看其它的东西。小艾略有紧张和迟疑地说:“是妈让我来的,她说这件事不管你听不听得懂,都必须跟你说。”
   古崇文并没有对小艾的话有任何反应,他像聋了一样,又像瞎了似的。小艾有点急了,他对弟弟说:“小七,你看到了吧,这怎么办?爸爸根本听不懂的,可是妈她非让来问问爸的意思。”
   小七已是大男孩,虽然自幼没有见过爸爸,但在他心中爸爸是个好人。哪怕现在回来后天天见谁都扔东西,口中不停喊着吓人的疯话,他依旧相信爸爸的内心是善良的。现在作为唯一一个他不排斥的人,他必须帮帮姐姐。
   小七轻轻拉了拉古崇文的手,让他把注意力集中过来,当他们四目相对时,小七说:“爸,你听姐姐说话,姐姐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你认真听哦,一定要认真听哦。妈妈说一定要让你知道,而且我也很关心这事呢。”
   古崇文面无表情,但眼神不再游离,他直楞楞地盯着小七和小艾的脸。
   “姐,我觉得爸爸现在能听懂。”小七扯了扯小艾的袖子,示意她快说。
   小艾抹了抹不知什么时候挂在眼角的泪水,说:“爸爸,事情是这样的,陈宝和,你记得吧?你的老同学呀!他有一个儿子叫陈小军,小军小时候你也见过的。我跟小军恋爱了,昨天小军和他爸妈一起来我们家提亲了,妈说这事她没意见,但一定要问问你的意思。爸爸,你不反对吧?”
   小艾一口气说完,紧紧拽着弟弟的手,姐弟俩屏气凝视,等着古崇文的反应。古崇文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的脸,没有丝毫表情,整个人像石化了一般。沉默随着夜晚的风在三人身边起浮、旋转,将他们推在一起,又拉扯开来。
   “啊……啊……”一声尖利的吼叫刺向夜空,古崇文面目狰狞地瞪着他们挥舞着两手,接着喊道:“看,刀!啊……看,刀!”
   小艾吓得扑通坐在地上掩面大哭,小七也吓呆了,古崇文还从没有对他这样吼过,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七扶着哭泣不止的小艾往家里去,身后依旧是古崇文的吼声。那声音苍凉而嘶哑,像是在吼又像是在哭,让人听着害怕。
  
   四
   之后,惠勤让小七送来的饭,古崇文再也不吃了,他连小七也不理了。即使旁边一个人也没有,他也会不停地将“看”“刀”这两个字念上几十遍,几百遍。那两个字就像是在他的嘴里放了一个录音机,永不停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往外蹦。
   有时他会突然消失好几天,再回来时常常是伤痕累累,一副虚弱之极的样子。有时他就在垃圾堆放处一连躺了几天几夜,动也不动。大伙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病了,可又没有人敢靠近他,只有老何和小七会时不时地过去看看。直到一天他们发现古崇文嘴边全是血的昏死过去,这才急忙将他送进医院。
   在医院里,他像木头一样躺在病床上,对一切毫无反应,唯有一双眼睛睁着,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的某一处。单位里三三两两地来过几个人看望他,陈宝和也来了。他在古崇文身边一坐就是大半天,也不说话,就那么呆坐着,像是在等什么,又像是在陪着一起发呆。
   突然有一天,陈宝和坐着坐着低声抽泣起来。他喃喃地说:“老古,我快死了。我的腿长了许多瘤,是肿瘤,没得治了。孩子们的事我知道你不同意,一切都是我造的孽,你别为难孩子了。”
   陈宝和抓着古崇文的手,紧紧地抓着,像一个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浮木,他说:“我不管你真疯了还是怎么了,我没有多少日子了,也不敢请求你的宽恕,我只想向你坦白我的罪孽。那年举报你的人是我,就是我呀!我当时不知怎么了,干了这件极不光彩的事。我一直妒忌你,于是就在我们研发的设备上做了一些手脚,陷害你。我想看着你吃点苦头,谁知他们相信了,还将事情越搞越大,他们向死里打你,整你。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后来你捅了人,跑了,一跑就是十几年,我以为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再见了,谁知你疯着回来了……”
   他停了停,古崇文纹丝未动,他失望地摇了摇头,说:“你回来后,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你总出现在我梦里,你在我梦里喊着‘看,刀’。后来哪怕是不睡觉,只是闭上眼睛你也会出现,那时,我觉着我也快疯了,或许本应疯掉的人就该是我吧。这几天来医院看你,我突然很想听你说你原谅我了,可能是我快死了吧,我想在死前听你说原谅我了。这或许是贪心,你能让我再贪心一次吗?”
   陈宝和说完无力地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古崇文,苦笑着:“唉,你是疯了,我大概也是,你怎么会原谅我呢?”
  
   五
   没多久陈宝和走了,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古崇文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只是变得沉默了,安静了,不再叫喊,不再嚷着什么“看,刀”。
   小七问葛惠勤:“妈妈,你说爸爸是原谅陈叔了吗?”
   葛惠勤摇了摇头。
   “那爸爸是不原谅哦?”
   葛惠勤又摇了摇头。
   小七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呢?既不是原谅,也没有不原谅?”
   葛惠勤若有所思地说:“是算了。”
   “算了?算了是什么意思?”小七问。
   葛惠勤说:“算了,就是算了。”
共 544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古崇文,一个在读书时曾经名列前茅,被保送进名牌大学重点培养的科技人才,在一夜之间突然就被人举报,被扣上与海外有联系的反动间谍的帽子,而且失手刺伤了一名工作人员后潜逃,从此与家人分离,与昔日的安宁彻底告别,妻子葛惠勤只好艰辛地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多年后,古崇文突然出现,却已经疯傻痴呆,不但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敏锐灵气,嘴里还永远念叨着看刀这两个字。妻子伤痛之余依然悉心照顾他,并让孩子告诉他想与他的老同学陈宝和做亲家。古崇文虽然疯了,但对这件事却表现得极为激烈。在医院里,得了不治之症的陈宝和揭开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位同学嫉贤妒能,无中生有陷害了古崇文,才导致他后来那一系列惨痛的遭遇。陈宝和死了,古崇文也开始沉默,不再喊看刀,或许他那颗疯癫的心里已然明白,再去追究一个死人,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一腔嫉妒,一个谎言,竟然害了一家人,也毁掉了一个优秀的科技人才。小说通过一个疯子的命运,深刻剖析了人性,既鞭笞了丑恶,同时也弘扬了良善。文章语言通畅,故事情节中埋下的伏笔,篇尾才揭开,这一点更有味道,更能引起人的阅读欲望。精彩好文,推荐欣赏!【编辑:红袖留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150009】【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925第111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9-14 16:41:58
  文章一开始就描写疯子古崇文,疯言疯语地整天喊看刀两个字,使读者迷惑,不知道这两个字什么意思。到后来作者才解开了这个谜,原来如此……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14 18:13:36
  辛苦老师编辑,万分感谢。
2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9-15 08:10:25
  拜读,学习。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2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17 09:00:37
  谢谢补漏。
3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9-16 18:19:22
  恭喜恭喜,佳作加精。
   问候月公子,远握,秋安。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3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17 09:01:22
  感谢各位编辑老师,感谢时光的推荐。
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9-20 09:33:38
  好一幅人生百态世象图!
   看得见的是外形,看不见的是人心。任何损人等的私利言行,都逃不过时间,更逃不过人心。
   曾经的专业人才古崇文被人陷害,以疯魔保存生命,因爱而不敢直面亲人,他囿于自己的固执心魔中。
   陈宝和陈书记,他陷害了同事,心就得以安然了吗?应该说,受害最大的正是他,他始终活在内疚、自责、煎熬、挣扎中,他才是真正的疯子、傻子。
   机关算尽太聪明,一朝梦醒皆是空。看,刀,看见的不是刀,是心中的欲望,是杀人不见血的嫉妒与贪婪!
   月公子出手不凡,祝贺!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4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0 17:52:54
  老师的留评比我的拙作精彩多了。
5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9-25 19:42:35
  恭喜月公子小说获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5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49:34
  感谢时光社各位编辑老师的帮助。
6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9-25 20:04:09
  恭喜公子获得绝品!啥时候教教我啊?不要拒绝噢。
回复6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0:18
  深哥的绝品那么多,我要向你学习才是。
7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9-25 20:32:45
  祝贺月公子这篇小说获取绝品,行家一出手,就能得绝品。精巧的构思,既表现了荒诞时代的荒诞事儿和被扭曲的人性,又巧妙回避了敏感。佩服!
回复7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2:09
  快乐老师是散文大家,我经常拜读学习。
8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9-25 21:00:23
  恭喜月公子佳作获绝。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8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2:55
  谢谢专业时常来看我。
9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8-09-26 13:34:47
  “ 看,刀”,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点亮了文眼,引出了特定历史年代科技顶尖人才古崇文遭同事嫉妒诬陷被迫害装疯的人生悲剧。小说情节曲折起伏,悬念逐层递进,篇末将“包袱”抖开,悬念解开,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将世态的炎凉历历尽现,让众生百相层层披露,使真善美得到弘扬,对假恶丑予以鞭笞。力荐赏析。
10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9-27 09:35:52
  祝贺月公子收获绝品,祝贺时光之城又增好文章!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