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小村轶事(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小村轶事(散文)


作者:春和景明波澜不惊 童生,853.3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95发表时间:2018-09-11 16:11:01
一、生吞泥鳅
  
   新河,发源黑山县,注入绕阳河,河西是小赵家屯,河东是劳改农场四大队。每年七月,一进入连雨天,上游水库泄洪,河水陡涨,水库里的鱼随之放出,下游绕阳河的鱼也会逆流而上。人们互相传告着,“新河来鱼了!”纷纷涌上大坝,用各种工具捕鱼。
   爷爷闲暇时,用手工织了一张大网,安上支架和踏杆,在踏杆的前端拴上一根麻绳,就做成扳网。这张扳网,是全村最大的,捕鱼也自然最多。
   这天上午,连日的大雨一停,爷爷就带着我,来到新河,选择水边一个离桥不远、水流较缓的位置开始捕鱼。爷爷在网里放些诱饵,将网放到水中。几分钟后,估摸鱼聚得差不多了,就一脚踩住踏杆,双手拽起绳索,把网提起。各种各样的鱼就被提出水面,在网兜里跳跃着,有鲫鱼、黑鱼、窜丁、麦穗,也有泥鳅鱼。我拿着网抄子,把鱼舀出,放入水桶里。
   堤坝上,有管教带着一群劳改犯在用麻袋装土,加固大堤。一个三十多岁的“劳改”一边干活,一边盯着我们捕鱼。盯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对爷爷说:“您捕的鱼,捕的泥鳅鱼,可不可以送给我一只?”
   “你要这鱼有啥用,又没办法做熟了吃。”爷爷不解。
   “不用做熟,我想生吃,我好久没吃到鱼了。”
   爷爷很好奇,从水桶里捞出一只浑身粘液、蠕动不止的大泥鳅,双手握住,递给他。一名管教也被吸引过来,看他怎样生吃活鱼。
   只见“劳改”接过泥鳅鱼,迅速放入口中,一口将头部嚼碎,嘴边流出血丝,鱼尾巴还在唇外摆动着。三下两下,一条大泥鳅就进了肚。
   爷爷见他吃得痛快,就把桶里的七八条泥鳅,都捞出来送给他。
   “劳改”把泥鳅全部吃完,道声谢谢,才撒欢似地干活去了。
  
   二、车老板裸奔
  
   生产队时期,李凤春一直是响当当的执鞭一号大车的车老板。李凤春性格开朗,有风趣,爱逗乐,与人为善,不拘小节,吃苦耐劳,最大的缺点就是喜好杯中物。一个寒冷的早晨,他赶车到北地干活,在地头,有几个社员跟他打赌:老李,没酒喝了吧?你要是光着屁股从这里跑到东甸子再回来,我们就每人给你两块钱买酒喝。李凤春问:当真?大家真的每人凑了两块钱,一共十元,用土圪拉压在地上。十冬腊月,天寒地冻的,李凤春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地往东甸子跑。巧的是,东甸子的路上,有个女同志正骑自车经过,哪见过这阵势,吓得掉头就往回走。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能赌到打酒钱,李凤春不管不顾地跑过去,大约二百米的单程距离眨眼时间就跑一来回。嘴里喷着哈气,哆哆嗦嗦地穿上棉衣,揣着钱,熬到中午收工,直奔供销社而去,终于又过了几天酒瘾。
   生产队解体时,领导考虑到李凤春赶了二十多年的大车,没让他参与抓阄,就直接把一号大车和驾辕的马分给了他。个别社员有意见,嘀咕几句也就不再言语。而李凤春却似乎没有什么欣喜之情,此后一直郁郁寡欢,偶尔赶车下地干活,也失去了往日的精神,每天三顿酒,村里人都说他泡在酒缸里了。大概生产队的解体对他也是很大的打击,所以更加嗜酒如命。两年后,李凤春患脑溢血去世,时年五十三岁。
  
   三、生擒野兔
  
   王福林,小名王福子,年龄大我一岁,是小赵家有名的孩子头儿,也是我父亲的表弟,我的表叔。
   大约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春日里一个星期天的午后,我俩趟水过新河,到高山子劳改四大队砖场后身去打鸟。那里沟多树多,鸟自然就多,是春天打鸟的好去处。我俩准备翻过一个大沟,去大地里的台田沟去寻找串鸡、壕溜,这两种鸟比较好打。刚下到沟里,突然从沟底冲出一只野兔,是一只皮毛灰白相间的成年兔子。只见这只野兔窜上沟沿,慌不择路地跑开了。王福林大叫一声“野兔!”率先追了过去,我也随后紧追不舍。追了一会,发现这只兔子没有如平常所见的那样跑得飞快,往往瞬间便无影无踪,而是明显地体力不支,甚至趔趔趄趄,这更加坚定了我们追下去的信心。翻坡越坎,追了二三百米,野兔离我俩越来越近,它终于跑不动了,跳入一个长满杂草的大坑里,趴着不动了,只有肚子两侧一起一伏,急促地呼吸着,两只长耳朵耷拉着后背上。
   王福林先我几步跑到大坑边,却立定在那里,并没有下去捉拿野兔,而是回头对我说,老三,快点,帮我把野兔抓住。我说,你为啥不抓?他说,我怕他咬我,你敢抓吗?我想,兔子有啥可怕的,毫不犹豫地跳入大坑里,紧紧薅住兔子的两只长耳朵,把兔子带出大坑。王福林这时才从我手里接过兔子,狠命往地上一摔,将兔子摔死了。我俩方才细细观瞧,发现这只野兔的后腿受伤了,肌肉外翻,伤得不轻。不然,以人的两条腿,哪能跑得过兔子的四条腿,况且兔子是天生的飞毛腿。
   我俩有此收获,也无心再去打鸟,兴匆匆地回家了,兔子被王福林带回他家。到家后,我和姥姥说起此事,姥姥说,你俩追的兔子,咋被他一个人拿走了?我不以为然。过了两天,姥姥对我说,走,我带你找老王家去,凭啥他王福子把这么大的兔子独占了,哪管分给你一个兔子大腿也好啊。我说,姥啊,算了,毕竟他比我跑得快,是他先把兔子追到的。姥姥说,那还不是你抓到的。我说,不找了,找也要不回来,兔子早被他家吃光了。姥姥又抱怨几声,这事就这样结束了。
  
   四、老扁铲地
  
   王国忱,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小赵家屯生产队长。因脑袋扁平,貌似没有后胸勺,所以人送外号王老扁。值赵家小学夏季农忙假,我和吴大春、赵志双等同学在王老扁的带领下,到北壕铲地。铲地,即古人所谓锄禾。我们几名小学生年纪尚小,对锄禾还不得要领。老扁就手把手地教我们,然后他又做个示范。只听得老扁口中念念有词:“左边搂一下,右边搂一下,苗中间再这么铲一下……”话音未落,只听老扁“哎呀”一声,原来是他一锄头跑偏,把一棵独苗大苞米拦根斩断。
   老扁一脸羞赧,尴尬之至。
  
   五、小凤啮指
  
   尤小凤,因天生双眼细小,视物不清,人称尤小眼。一年春节前,屯北李凤春家杀猪请客,邀东邻吴庆富当屠夫并兼作饭的大师傅。尤小眼主动去捞忙,以便混顿吃喝。吴庆富正在厨房忙活,见小眼进来,就伸出右手食指,在小眼眼前晃动,戏弄他说:“给你一根猪尾巴,吃不吃?”尤小眼信以为真,上去就是一口,正咬在吴庆富的手指头上,顿时鲜血淋漓。吴庆富疼得杀猪也似,嚎叫不止。
  
   六、大春扑鸟
  
   吴大春,吴庆富长子,长得又瘦又小又黑,是我儿时关系最好的同学和玩伴。
   春天里的一天,我俩挎着菜筐,趟过新河,去劳改农场四大队的大地里挖野菜。那时候,四大队播种实行种子拌农药,治了病虫害,却坑了从南方飞来落地觅食的鸟。鸟吃了散落在表土上的玉米种子,重者药死,轻者药晕,因此就常常有人拣到中了毒的鸟。当我俩正要越过一个台田沟时,突然发现沟里有一个大鸟,扑楞着翅膀,想飞,却飞不起来,只贴着沟底往前串。一定是吃了药的鸟!我一阵惊喜。大春眼疾脚快,口里喊着:“是串鸡!”抢在我前面,一个箭步跃进沟里,撵了几步,往前一扑,将大鸟扑在怀里。我站在沟边,正在懊恼被他得了先手,只听大春“妈呀”一声尖叫,身子像是安了弹簧,跳将起来,慌慌忙忙从沟里爬出。
   我定晴一看,在沟里,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冷森森地看着我们,原来是一只猫头鹰。
  
   七、落后挨打
  
   落后就要挨打。国与国之间如此,人与人之间也如此,犯人与犯人之间,更是如此。
   老家和高山子劳改农场仅隔一条庞家河,我们称为新河。河西,是我家所在的小赵家屯,河东,就是劳改农场四大队辖区。儿时,一次同小伙伴吴大春、赵志双去四大队挖野菜。趟过新河,翻上东侧大坝,正巧看到一个小队的劳改犯在劳动。两个人一组,抬一个槐条编的大抬筐,一共有六、七组的犯人,从大沟里取土,抬到一个大坑里,用来积肥造粪。一个管教背着一杆破长枪,坐在高处监视,同时手里拿着一段树枝在地上划着什么。
   赵志双说:“咱坐着歇歇,看老犯干活,一会儿有打屁股的。”我们就坐在大坝上,看着老犯们一对一对地抬土。
   一筐土很沉,他们抬着很吃力。但似乎在搞竟赛,都在拼命抢活,甚至带着小跑,不给自己喘息的时间,个个大汗淋漓。
   看了二十多分钟,管教一声令下,竟赛停止了。管教指着一组犯人,说:“你俩29筐,老末。”原来他刚才在用树枝划地计数。
   这两个可怜的犯人,不用等管教再做吩咐,知道倒数第一要受什么样的惩罚。其中的一个就弯下腰来,撅着屁股,手拄着地,另一个手拿铁锹,高高扬起,“啪”地一声,将锹板打在撅着的犯人屁股上。打一下后,抬着看看管教,管教说:“用力。”于是,又再运力,打屁股的声音也沉闷了一些,“啪、啪、啪……”连打了十铁锹。然后先打人的,把铁锹递给刚刚挨打的,自己也以同样的姿势撅着,受另一个人的打。
   打屁股的时间,也是犯人们休息的时间。其他犯人,都坐在地上看,时不时地发出哄笑的声音。打完屁股,犯人们仍旧两人一组,抬着大筐,继续完成前边的劳动。不知道下一回合,哪组落后,谁会挨打,但愿别再是刚才那对犯人,我想。
   看完打人,我们赶去挖菜。大春颇有感触地说:“当啥别当犯人,犯啥别犯法。”我和赵志双当然表示同意。吴大春是童年小伙伴中最厚道的人,现在仍然是。
  
   八、扁担打鵏
  
   大鵏,一种大型鸟类,比鹅还要大很多。据老人们讲,大鵏,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我的家乡,曾经很常见。每年的春秋两季,大鵏进行南北迁徙时,就会在家乡广袤的田野里停留。
   刘福荣一扁担打到一只大鵏,是我从小就听说过的故事。
   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事了。秋后,刘福荣带着扁担绳索,去大地里拾柴。那时家乡刚刚架设电线,过了牛犄角地,前边的大片田地里,正有两根电线凌空穿跃。走到距电线底下不远,刘福荣就看到一只大鸟点地而飞,有些踉踉跄跄的样子。“是大鵏!”刘福荣不容多想,提着扁担就追了上去。紧赶了几十米,追上那鸟,一扁担拍下去,将大鵏打死。一只大鵏,重达十来斤,刘福荣也顾不上拾柴了,扛着扁担,身后挑着大鵏,喜洋洋地回家了。
   此后,人们会经常在电线底下拣到或者捕到各种鸟类,比如大雁、野鸡。原来,这都是电线惹的祸。
   对在田野里横空出世的两根细细的电线,在鸟类辽阔的视野里,是很容易忽略的。它们依旧像往常那样迁徙和捕食,一但撞上电线,轻者受伤,重者致死。所以,那只可怜的大鵏,才会被刘福荣一扁担打死。
   两年后,这种事情就很少发生了。大概鸟类也学会与时俱进,也知道规避风险了。古人守株待兔不成,现代人,守着电线等鸟来撞,也不成了。
  
   九、小鸟依人
  
   我这里要写的小鸟,是我们身边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麻雀,又称家雀儿,是和人类最为亲近的一种野生鸟类。这种鸟可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可是,人类曾经非常对不起它们。从前,就因为争吃了人类的一点点粮食,就被定性为四害之一,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必欲让其绝种而后快。但麻雀并没有远离村落,远离人群,回归大自然,而是仍然和人类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居然在和人类的周旋中,顽强地生存下来,并终于熬到了好日子,得以平反昭雪,恢复了名誉,落实了政策,并被评选为三级保护动物。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到了五月中下旬,一对对的麻雀就开始互相追逐嬉戏,唧唧喳喳地吵闹不休,说明已到了产蛋孵化的季节。麻雀孵蛋,有两个地方,一是各家各户的屋檐下,二是瓦房屋顶的瓦缝中。瓦缝参差,防雨防风,位置又高,安全系数大,自然就成了麻雀培育下一代的首选之地,也成了孩子们掏鸟蛋的首选去处。
   上房揭瓦掏鸟蛋,是被大人们所严厉制止的。制止的原因不是保护它们,而是由于上房揭瓦会踩坏或揭坏瓦片,还有就是不安全,一旦失足滑落下来,非死即伤。俗话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小时候,我们这些小伙伴们,即使冒着挨打的风险,也没少干上房揭瓦掏麻雀蛋的事。
   在生产队队部的瓦房上,我掏了一个麻雀窝,一共三个鸟蛋。当时觉得比别的鸟蛋轻一些,怀疑快要孵出来了吧,所以就没有放在火里烧了吃,而是弄了点棉花裹上,放在炕头,用一只小瓢扣住。三天后,居然成功地孵出一只小麻雀来。光光的身子没有一点绒毛,黄黄的嘴丫儿张得好大。我有点可怜和喜欢它了,决定把它养活。我每天早晨起来和午饭回家、晚上放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玉米秸里找虫子喂小鸟。眼看着小麻雀一天天长大,两个月后,终于会飞了,长为成年麻雀了。小家伙特可爱,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乐趣。它从不乱飞,甚至从没有飞出过屋子,窗户开着也不出去,只是落在窗棂上。屋里的蚊子、苍蝇等小虫子,被它捕个精光。每当我放学回家,就会看见它在窗台上欢快地叫着,我伸出一只手,它就“扑”地一声飞过来,落在我的掌心里。有时我用手指在炕沿上一点,它就会蹦蹦跳跳在走近前来。这时,我就会赏给它一只小虫子吃。后来,这只小麻雀竟然因一点小事而死于非命,让我好一阵伤心。那一天,我和二哥在炕上打扑克,小鸟在一旁蹦蹦跳跳地玩耍。因为出一张牌,我和二哥争吵起来,互不相让。二哥气急败坏,抓起可怜的小鸟,狠狠地往炕上摔去,小鸟当时断了气。我大哭不止,哭声惊动了父亲,父亲很生气,后果也比较严重,当场给了二哥一巴掌。父亲责备二哥说:“打架拿鸟出什么气!多好的小家雀儿,可惜了。”
共 766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村轶事十二件,作者娓娓道来,如数家珍,那是童年的记忆,那是生活的故事,那是典型的沉淀!生吞泥鳅吃的劳改犯;为了挣酒钱裸奔的车老板;生擒野兔的童年趣事;落后就要挨打的劳改犯规矩;小鸟依人的小麻雀等等,非常地生动感人!全篇文字精炼,情感真挚,选材典型,故事生动,引人入胜,富有历史的厚重感!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9-11 16:12:11
  全篇文字精炼,情感真挚,选材典型,故事生动,引人入胜,富有历史的厚重感!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8-09-11 23:34:57
  农村轶事娓娓道来,品读赏心悦目如同身临其境。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