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东北】犬狼之恋(小说)

精品 【东北】犬狼之恋(小说)


作者:梦里乾坤 布衣,492.0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5发表时间:2018-09-07 05:39:02
摘要:小说选材独到构思奇特,浓墨重彩地描写了人、狗、狼之间的情感纠葛。金狮与灰灰本属异类,一场犬狼之恋迥异于世俗风情,却恰到好处地诠释了至真至纯的唯美之爱,足以唤醒人性深处不曾泯灭的良知。

   空旷的村路上,有一条狂犬摇摇晃晃地一路奔跑而来。一群牧民各自挥舞着手中的棍棒紧随其后,并乱纷纷地呐喊不止——
   疯狗!
   打死它!
   ……
   一阵紧似一阵的呐喊声惊醒了卧病在床的那兰老太,她紧咬牙关,勉强支撑着沉重的身子下了床,一只手抖抖地抓住拐棍,步履蹒跚地推门而出。此时,狂犬已冲进院内,直奔那兰老太而来。她顿时吓得两腿发软,再也挪不动脚步。紧急关头,亏得爱犬金狮突然出现,雄赳赳地上前迎住狂犬,连声吠叫不止。狂犬似乎被金狮的勇武所震慑,掉头拐向一处角落,再也无路可逃,蜷伏在地瑟瑟发抖。尾随而来的牧民们一涌而上,纷纷举起手中的棍棒,在呐喊声中将狂犬一通乱棍活活打死。
   那兰老太用拐棍支撑着病体,缓慢地走向金狮。金狮摇摆着大尾巴迎了上来,围着那兰老太尽情地撒着欢,显得十分亲昵而又高兴,仿佛在向主人邀功一般。
   一个领头的牧民用手一指金狮,高声大叫起来,“快,大家一起上,这条狗也得打死!”
   牧民们闻声一起把目光转向金狮,七嘴八舌地嚷着:
   “那可是那兰老太家的金狮,打不得呀!”
   “啥叫打不得!不能留着它,它和疯狗刚刚有过接触!”
   “就是,留着它终究是个祸害,弄不好会要人命的呀!”
   “打死金狮!打死金狮!”
   ……
   一阵叫嚣声中,牧民们一起向金狮围拢过来,同时各自把手中的棍棒高高举起。金狮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朝牧民们狂吠不止。
   那兰老太一声怒喝:“住手!”
   一根根木棍停在半空中,喧闹的牧民们开始安静下来。
   金狮也停止了吠叫,紧紧贴在那兰老太身边,口中发出一阵阵呜咽。那兰老太仿佛忘了病痛,随手拍了拍金狮的头顶,回身拉开房门,把金狮放进屋去,而后又重重地把门关上。一系列动作似已耗尽那兰老太的体力,她用拐棍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软绵绵地靠在房门上,气喘吁吁地朝牧民们发出质问,“你们——你们凭啥要打死我的金狮呀?它可不是一条疯狗!”
   一个牧民嚷了起来,“那兰大婶,干脆把金狮弄死算了,咱们也都图个省心不是!”
   “说得轻巧!你凭啥要打死金狮?”那兰老太连连挥舞着手中的拐棍,“告诉你们,我那兰老太婆决不答应!”
   牧民们也不肯让步,齐声呐喊着,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打死金狮!”
   “对,非打死它不可!”
   “打死它!打死它!”
   ……
   那兰老太用迷茫的目光扫视着牧民们,痛苦已极地连连摇头不止。而后,她艰难地退回房中,插死房门。
   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叫门声一阵紧似一阵:
   “开门,开门!”
   “开门,赶紧把金狮交出来!”
   “交出金狮!”
   ……
  
   1.
  
   刚刚进入雨季,河水陡然间暴涨。汹涌而来的浪涛,在弯弯曲曲的河道中翻卷着,一刻也不停息地向前奔流而去。也许很难说得清楚,它们究竟来自何方,终将去往何处。河畔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草原,一片碧绿中点缀着或红或黄斑斑点点的花朵,煞是耐看。蓝天悠远深邃,一碧如洗。一对对天鹅在展翅翱翔,不时发出一声声扣人心弦的鸣叫。目光所及之处,仿佛一切生灵都在努力地张扬着自己的生命活力。
   金狮在欢快地奔跑着,来到一高阜处,它忽地收住四蹄,仰天长吠不止。而后,它在草地上跳跃着,翻滚着,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赐予它的一切。蓦地,一串嘹亮的口哨声传了过来。金狮闻声掉过头来,纵身向前飞奔而去。
   索布老汉手搭凉棚,正在朝远处眺望着。眨眼工夫,金狮就飞也似的来到帐篷前,蹦蹦跳跳地扑向索布老汉。索布老汉并不情愿搭理金狮,闷闷不乐地提起放在门口的木笼,拐向一旁。他早已选好一处空地,开始动手支撑饲养肉鸡的木笼。
   金狮显得十分懂事儿,它不住地跑来跑去,殷勤地把一根根木杆叼了过来,供索布老汉使用。索布老汉一声不吭,只是不住手地忙碌着,终于支好了木笼。他从帐篷里搬出盛放鸡雏的纸箱,小心翼翼地打开箱盖,把一只只拳头大的肉鸡纳入笼中。金狮起劲儿地摇晃着大尾巴,在索布老汉身边转来转去,那模样分明是在讨好主人。索布老汉瞟了金狮一眼,极不耐烦地厉声呵斥,“去,一边去!”
   索布老汉仔细地把鸡笼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屁股坐了下去。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金狮,禁不住悻悻地抱怨起来,“金狮,你给我听好了,往后可得帮我照看好这些肉鸡,这一回底子钱没少花,咱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可千万不能赔了老本啊!”
   金狮似乎听明白了索布老汉的话,不住地摇头摆尾,口中呜呜咽咽。
   “你得知道,就是为了保住你的小命,那兰老太婆才主张来荒原暂避一时,你仔细看看,这里要啥没啥,能是人呆的地方吗?”索布老汉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金狮的头顶,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唉——来就来吧!等那啥狂犬病的潜伏期过去,咱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搬回去了,也让村里的牧民们看看,到底谁是谁非。”
   金狮昂起头来,朝着索布老汉又是一通呜呜咽咽,如泣如诉一般。
  
   帐篷内,零零乱乱地摆放着坛坛罐罐、饭桌、板凳等一些日常用品。临时搭好的床铺上躺着病恹恹的那兰老太,她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地仰视着悬挂在半空中大团大团的灰尘。金狮一阵阵的呜咽声传了进来,那兰老太挣扎着挺身坐起,用一种充满温馨的目光朝窗外望去。她看到金狮正撒着欢儿地在索布老汉身前身后跑来跑去,惨白的面庞上终于浮起一丝难得的笑靥。
   她推开窗户,朝索布老汉高声吆喝起来,“老东西,你喂完小鸡赶紧进来,我有话说给你。”
   索布老汉把手里的活计干完,一刻也不耽搁,来到那兰老太面前。他颇感惊诧地看到,供奉着观世音菩萨像前的香灰碗里,插着三根正在燃烧的黄香。香烟袅袅娜娜地盘旋而上,显出几分肃穆与庄严。
   那兰老太面对观世音菩萨的塑像,虔诚地跪了下去。她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祈祷完毕,她端端正正地在床铺上盘腿而坐,转向站在一旁的索布老汉,“老东西,去,赶紧把金狮给我叫进来。”
   索布老汉在一旁打量着那兰老太的一系列动作,他目光迷茫,颇感不解,迟迟未能有所行动。那兰老太又做出一连串的手势,催促着索布老汉。索布老汉这才犹犹豫豫地走出帐篷,长长地吹出一声口哨。金狮闻声连蹦带跳地跑了过来,随索布老汉走进了帐篷。在那兰老太手势的指引下,金狮乖乖地在对面坐了下去。索布老汉别别扭扭地站在一旁,不住地打量着那兰老太。
   那兰老太已面露不悦,转向索布老汉说:“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在上,你就别像个木头桩子似的在那儿戳着好不好啊!瞅瞅,金狮都比你懂事儿多了。”
   索布老汉白了金狮一眼,不大情愿地回身坐了下去,把质疑的目光转向那兰老太,口中嘟嘟囔囔,“今儿个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根本就不是啥祭拜的日子,你还点上香火了,到底是要干啥呀?”
   “你说干啥?我要正式认儿子。”
   “说啥?你要正式认儿子——”索布老汉颇感疑惑地瞟了一眼金狮,复又转向那兰老太,“你认谁做儿子呀?”
   “你说认谁?当然是认金狮了。”
   “你没发烧吧!这咋还说上胡话了呢?”
   “咋是说胡话呢?”那兰老太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就是要认金狮做儿子嘛。”
   “往日里,你随口叫叫儿子也就罢了,这咋还当真了呐,金狮可是一条狗,你是不是想儿子想红眼了呀?”索布老汉把头扭向一旁,脸上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态。
   那兰老太盯住索布老汉不放,口中“嗤”地一笑,“依我看,金狮比人都懂事儿,给咱们当儿子蛮够格儿的,啥也别说了,你赶紧过来,跟我一起拜拜观音菩萨。”
   “你可停吧!愿意认它你自个儿认,我可不认。”索布老汉十分反感地连连摆手。
   “怎么的,让你给金狮当爹还吃亏了咋的?哼,你不认拉倒,我自个儿认!”
   索布老汉低下头去,心里一阵隐隐作痛,似已无颜面对那兰老太,语气也软了下来,“你认,你认就是了,我不反对!
   “算你明白!”
   索布老汉偷偷地打量着那兰老太,不敢再说什么。他索性躲到一旁,抄起酒杯喝起了闷酒。在索布老汉的生命中,酒如同他的呼吸一样重要,没有一天能离得开酒。酒能麻醉他的神经,也能让他忘记烦恼。他尤其喜欢那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仿佛只有进入那种时刻,他才能够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那兰老太沉浸在认子的喜悦中,不再搭理索布老汉。她径自转向金狮,做出一个召唤的手势。金狮探身向前,伸出一只前爪,任由那兰老太紧紧握住。
   “金狮,你愿意给我当儿子吗?”
   金狮满含深情地看着那兰老太,口中发出一阵呜呜咽咽的低鸣,似乎在说: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其实我早就把你老人家当成自己的妈妈了,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
   那兰老太用力拉过金狮,紧紧地抱在怀中,一只手在金狮的头顶上拍了又拍,“咱娘俩今生今世有这个缘分呐,往后,我要好好活着,你也要好好活着,咱们都好好活着,你记住了吗?“
   金狮点了点头,又是一通呜呜咽咽。
   “好儿子,你能记住就好!”
   索布老汉在一旁越听越觉心烦,他将杯中酒一口干掉,陡地站起身来,气呼呼地说:“哼,它不就是一条狗嘛,比我的地位还在上,我在你面前混得都不如一条狗了。”
   金狮反应极快,它充满敌意地转向索布老汉,连声吠叫起来,“汪汪——汪汪——”
   那兰老太连连拍着金狮的头顶,表示阻止,“金狮,不要这样,他可是你爹呀!”
   “你可别抬举我了,它是我爹——”索布老汉一脸苦相,恨恨地白了那兰老太一眼,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出去。
   那兰老太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瞟着索布老汉的背影,把嘴一撇,而后转向金狮,“咱娘俩才不用理他呐,让那个老东西自个儿吃醋去吧!”
  
   时至今日,那兰老太仍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初捡到金狮的情景。那一日天气不好,闪电一道连着一道,倾盆大雨即将来临。她正匆匆忙忙地向前行走之际,发现了一条蜷伏在路畔的小狗,正在哀哀地嘶鸣不止。她放慢脚步,回过头去,见那条小狗正三足着地一蹦一跳地跟在自己的身后。她朝那条小狗跺了跺脚,小狗收住脚步,口中一阵呜呜咽咽。她继续向前行走,却又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发现那条小狗仍紧紧地跟在自己身后。不知何故,她竟于下意识中收住脚步,把小狗紧紧地抱在自己怀中,再也不肯放开。
   一声声炸雷响过,瓢泼大雨终于劈头盖脑地浇了下来。雨越下越大,片刻之间,那兰老太就被大雨浇得如落汤鸡一般。还好,小狗躲在她怀里,没有被雨淋到。她步履艰难地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小狗安置在床铺上。她甚至来不及换下自己的湿衣服,就匆匆找出药水和纱布,为小狗包扎伤口。看上去小狗虚弱得很,不住地抽搐着,蜷缩成一团。她知道小狗一定是饿了,赶忙热了一碗鲜马奶,递到小狗嘴边,“小东西,你一定是饿坏了,还是赶紧喝奶吧!”
   小狗紧闭嘴巴,一颗小脑袋摇来晃去,连连闪躲着,不肯喝奶。
   “它连热乎乎的奶水都不肯喝,是不是生病了呀?”那兰老太把一颗心悬了起来。
   索布老汉正在擦拭着他的老式猎枪,见那兰老太抱回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还当个宝贝似的照料着,觉得十分可笑,一直在冷眼旁观。他白了那兰老太一眼,不耐烦地嘟嘟哝哝,“哼,它要是没啥毛病,谁又舍得往外扔啊?压根儿就养不活的,你真多余扯这个!”
   那兰老太不理索布老汉,重又端起盛满马奶的碗,放到小狗嘴边,耐心地等待着。小狗嘴唇蠕动了好一阵,终于开始喝奶。那兰老太看着小狗摇头晃脑的乖巧模样,笑得合不拢嘴,连连指点着索布老汉,“你给我好好瞧瞧,它开始喝奶了,咋就养不活呢?”
   索布老汉仍是一脸不屑的神态,“能喝奶又怎样,它腿上还有伤,到底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哪!”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我才不信那个邪呐,你过来瞧看瞧看,这可是一条牧羊犬,长大准得老威风啦!”
   索布老汉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再不搭话。
   “得给这小家伙起个好听一点儿的名字,我看,咱们就叫它金狮吧!”
   索布老汉把脸扭向一旁,嘴上敷衍着那兰老太,“你爱叫啥就叫个啥,反正叫啥啥好。”
   那兰老太死死盯住索布老汉,那目光对索布老汉绝对具有震慑力。索布老汉怯怯地避开那兰老太的目光,讪讪一笑说:“得,得,金狮这个名字挺好,咱们就叫它金狮吧!”
  
   索布老汉一直在帐篷前转来转去,看上去他不只心神不安,而且显得无比愤懑。那兰老太拄着拐棍走了出来,一步步来到近前。索布老汉瞟了一眼那兰老太,旋即收回目光,怯怯地低下头去。
   “老伴儿,刚才我的话伤了你,是我不好,你可别想多了啊!”那兰老太推了索布老汉一把,满含歉意地说,“老东西,我心里有你,要不,我能跟你过到今天吗?”
共 28304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编者按:金狮是一只狗,自小被好心的那兰老太收养,当一只疯狗危及那兰老太的安全时,金狮挺身而出,在牧民们处置了疯狗之后,又把猎取的对象对准了金狮,因为金狮和疯狗接触过,极有可能被传染。在金狮生死危急关头,那兰老太以身相互,为了躲避牧民们的追杀,和索布老汉搬往茫茫大草原养鸡求生存,在这里,金狮遇到了受伤的灰灰,虽然灰灰是只狼,但因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兽类只有的异性没有别的选择的时候,金狮和灰灰产生了爱情并一有机会就缠绵在一起,最后,由于误会,索布老汉把枪口对准了灰灰,危急关头,金狮用它那血肉之躯掩护了灰灰和它腹中的小生命。金狮倒下了,把金狮看做亲儿子的那兰老太也倒下了,一曲悲歌回荡在空旷的大草原上。文章虽然荒诞无稽,但情、爱、性贯穿其中,人狗相依之情、夫妻厮守之爱、狼狗生死之性跃然纸上,诠释了特定环境下那份特定的、淳朴的大爱和大义。拍案直呼,重磅推荐!【东北风情编辑:老笨熊李春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09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8-09-07 05:41:23
  拍案叫好!
李春胜,教师
2 楼        文友:梦里乾坤        2018-09-08 11:58:24
  感谢主编老师的点评,辛苦了。
人生路漫漫,梦里乾坤大。
3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8-09-10 11:16:53
  祝贺获精!
李春胜,教师
4 楼        文友:东北风情        2018-09-10 12:29:31
  祝贺作品加精!作者辛苦了!
5 楼        文友:梦里乾坤        2018-09-10 20:29:10
  感谢老师厚爱,感谢文友点评,大家共同努力,让我们的东北风情社团和江山文学网红红火火,越来越好看!
人生路漫漫,梦里乾坤大。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