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生财有道心水图-7459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岸】拒绝(征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岸】拒绝(征文·小说)


作者:快乐一轻舟 秀才,2971.2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20发表时间:2018-09-06 23:27:22

   “俺俩来看看你,你住院,俺到现在才知道。”赵云飞的姑姑走进屋门,大着嗓门说道。
   赵云飞就这么一个姑,嫁到县城近郊的一个小乡村,年龄快八十了,身体还算硬朗。她手里提着一箱子牛奶。后面跟着的她丈夫——赵云飞的姑父,已经八十挂零了。手里也提着东西——一塑料袋苹果。
   前些天,赵云飞住院,做了一个小手术,已经出院一个多星期了,已基本痊愈。快八十的姑姑和已经八十挂零的姑父来看自己,让赵云飞感动,也令赵云飞意外。感动的是,自己虽然也走进花甲了,但毕竟是晚辈,年龄这么大的长辈来看自己,颇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意思。意外的是,除了自己上班时姑姑和姑父因为给表弟找工作等一些需要他帮忙的事儿来找过他,平时,还真很少登他家的门。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姑姑年轻时有些霸道,又爱掺和娘家的事儿,因此,和赵云飞母亲闹过些不痛快,母亲健在的时候,有些讨厌他这个姑姑,曾经好些次对他说,“少和你姑来往。”正因为此,赵云飞平时和姑姑一家来往并不多。当然,逢年过节,拿些礼物去姑姑家串串门;孩生娘满月,拿一份儿份子钱,这些人情世故还是要有的。而且,不管是姑姑还是表弟,只要他们求自己办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办的,都会尽量办。
   姑姑一家人都在农村,收入低,家庭生活很一般。两个表弟四十左右,都结了婚自立门户,也都有了孩子,虽然一个在城里打工挣钱,一个在村里开了个电动车摩托车修理铺,但毕竟收入都不高,能顾得上老婆孩子就不错了。老两口单住,花销呢,就靠姑父年轻时种菜卖菜和前些年家里卖地的赔偿款,到现在,即使没有坐吃山空,也应该所剩无几了。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长辈来看自己,赵云飞和妻子静雅总是有些激动,急忙满脸堆笑,让座,倒茶,然后扯了一会儿赵云飞的病情和治疗。扯着扯着,扯到了姑姑的颈、腰椎间盘突出症,又扯到了姑父的心脏病,姑姑说道:“我跟你姑父现在都吃着保健药,叫啥名字,我也说不上来。这一年多,医生开的药俺俩都不吃了,你看,现在我的颈椎和腰一点儿都不疼了,你姑父呢,从吃了保健药,没有心慌心悸过。”
   姑父在一旁也是一连点头:“是,是,那保健药就是不孬!”
   赵云飞知道,在姑姑家里,姑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姑父呢,只有当应声虫的份儿。这一次也一样,姑姑主讲,姑父偶尔应和几声。
   赵云飞拿眼瞧两位老人,也真是。姑父本来心脏不太好,一直吃着药,有些驼背,脚下也不太稳当,走路摇摇晃晃的。这次进门来,却脸色红润,脚步稳当,背也不太驼了。姑姑呢,更别说,看她精神矍铄的样子,就知道,她目前的身体状况确实不错。
   一听见姑姑提到保健药,赵云飞心里就“咯噔”一声,想起了住院期间两个表弟去探视自己,大表弟提到:“你姑和你姑父现在听别人撺掇,迷上保健药了,连医生开的药都不吃了。那保健药,买一回吃一个多月,就得两三千块,你姑手里那俩钱儿,早晚得让卖保健药的坑完。”
   大表弟当时还提醒他:“云飞哥,俺娘要是找你借钱买保健药,你可别给他啊!”
   当时,赵云飞心里还半信半疑,现在,听姑姑和姑父当面一说,还真坐实了。“保健药不能代替药品吧?”赵云飞不想过于扫了姑姑的兴致,微微笑着说。
   “一开始,我也不信,邻居拉着我跟你姑父去听了几回讲座,人家那小王讲得真好。保健公司又让俺俩免费吃了十天,还真见效,俺就买着吃了。”
   “见效,见效。”姑父在一旁随声应和。
   “你那俩表弟,光吵俺,说俺俩被洗脑了,手里这俩钱儿早晚得被卖保健药的坑完。人家哪坑俺啦?人家那药挺便宜的。卖给俺的,都是打了折,价钱非常低的。小王说了,几乎不赚钱,基本上就是做……啥来着?”姑姑忘了词,转脸问姑父。
   “公益。”姑父随即应答道。
   “对!公益。咱总不能白吃人家的药吧?你再看看,我跟你姑父现在的模样不真的挺好吗?”
   赵云飞是不信保健药的,但是,眼前姑姑和姑父的样子,又让他拿不准究竟是保健药真的有效果,还是两个老人心理受到暗示,精神状态好了,身体也跟着好转了?但是,他了解姑姑家里的经济条件,不由担心地问姑姑:“你们俩不都入了农村合作医疗吗?有病住医院,报销比例也不低啊。再说了,你们平时买药,不也报销一部分吗?自己掏钱买这种保健药,你们负担得起吗?”
   “还别说,因为吃保健药吃了一年多,手里俩钱儿还真吃完了,这不,最近这一次买保健药,钱都是俺借邻居的。跟你俩表弟要,谁都不给一个子儿,还净吵俺俩!”
   听姑姑这么一说,赵云飞就明白他老两口来的真正用意了,还真让大表弟说中了,姑姑是要借钱买保健药。一旁的妻子静雅,也拿眼瞥了赵云飞一眼,很明显,静雅也听出姑姑的意思了。
   要是给姑姑两三千块钱,也不是拿不出手,关键是买保健药,赵云飞心里真是老大不情愿,所以,听了姑姑的话,他并没有接茬,只是微微笑着。姑姑大概也明白了赵云飞的态度,又接着说:“俺那村不是马上就要拆迁了吗?等拆迁了,钱就来了。”
   赵云飞知道,姑姑说的也是实情。本来姑姑家所在村庄农民的土地已经基本上卖得差不多了,村子已经基本上变成城中村了,最近,村子马上就要整体拆迁,县里已经组建了拆迁指挥部。赵云飞也明白,姑姑这样说,是既安慰她自己,又让他打消她不还钱的顾虑。我的亲姑姑啊,你纯粹是多虑,即使借给你两三千,在我这里也是仨核桃俩枣,我这当侄子的,哪能再让你还?我担心的是,即使你家那破房子被拆迁了,也许赔偿的钱还不够买新楼房呢。就算还有余剩,不也是坐吃山空,很快就没了?有了赔偿款,你老人家如果拿去买更多的保健药,那就更悲催啊!心里这样想着,表面上,赵云飞依然打哈哈,“王顾左右而言他”。
   又东拉西扯了一会儿,姑姑见赵云飞没有松动的意思,就告辞而去。临走,妻子静雅又拿了一箱花生油,一袋子大米,送到姑姑的三轮车上。姑姑推让一番,启动电动三轮车,拉着姑父走了。望着姑姑和姑父的背影,静雅说:“你难道就真没揣摩出你姑姑这次来的真实目的?”
   “能不知道吗?买保健药。我真不愿拿钱去支持她干这种傻事儿!”
   “她可是你亲姑姑啊,你可就这一个姑姑啊!”静雅笑着打趣赵云飞。
   “就这一个姑姑,我也不能帮着她干糊涂事儿!”赵云飞也笑了,怼了思雅一句。
  
   二
   大年初一过后,就开始忙着走亲戚了,老亲戚还得赵云飞老两口走动。赵云飞就这一个姑姑,当然得和妻子亲自去,而且要安排比较靠前的时间。初三这一天,吃过早饭,静雅就收拾好一些礼品,一边收拾,一边对赵云飞说:“你姑姑那事儿,你咋考虑的啊?”
   “咋考虑啊?反正我不会支持她买保健药。”赵云飞依然态度不变。
   “过了年,你姑也八十了,八十多岁的人,过一年少一年,何必跟她较真呢?”静雅笑着说。
   “那你说咋办?”过去多年养成的习惯,这些繁琐的家务事,一般都是静雅操心,所以赵云飞习惯性地问静雅。
   “让我说,凑着过年了,咱不妨给姑姑俩钱儿,她家里本来生活就不宽裕,咱给她俩钱儿,只当是孝敬他二老了。至于她拿这笔钱干什么,随她去吧。”静雅依然微笑着用商量的语气说。
   “咱过去从来没给过她,现在突然给了她,她要真拿这笔钱去买保健药,俩表弟会不会有意见啊?再说了,咱姑还可能真以为咱们就支持她买保健药呢!”
   “买保健药咱当然不给。这不是过年吗?咱只当给老人家一点儿压岁钱!这时候给,俩表弟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啊。说不定,他们偷着乐呢!”
   “真不愧是本科毕业的高中语文老师啊,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行,听贤内助的。不过,那以后呢?这事儿,只要开了头,还真不好刹车呢!”赵云飞夸完妻子,又提出一个疑虑。
   “以后,每逢过年,继续给就是,老两口这么大年纪,能给多少年啊?”
   “也是啊。好,就听夫人的!”
   俩人收拾停当,赵云飞开着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姑姑家。当静雅掏出两千元钱,递到姑姑手里的时候,姑姑喜得合不拢嘴,“拿这么些东西,又给钱,你老姑可是得俺大侄子的福了哈!”
   静雅说:“这不过年嘛,给您二老敬点儿孝心。”
   寒暄一阵,老姑又提起保健药的话题:“云飞,你和静雅也都六十多的人喽,吃点儿保健药,养养身子,没啥坏处。你有高血压,静雅不也心脏不太好吗?我和你姑父吃这保健药,这两样病都治呢。”
   “我们都享受着医疗保险,吃着医生开的药呢,姑啊,有病还得吃正规药,那保健药也许补补身子还行,要治病,还得靠医生,靠正规药啊!”赵云飞不遮不掩,直截了当地敬告姑姑。
   “你这孩子,你看我跟你姑父俺俩,吃着保健药,身体多硬朗啊。就像听讲座时那个小王说的,睡觉香甜,吃嘛儿嘛儿香。”
   静雅一边拿眼示意赵云飞,一边打哈哈:“是啊,只要老姑觉得好那就是好!”然后,又问老姑,“美霞大年初二来了吗?”
   美霞是老姑的女儿,嫁给一个干部家庭,也住在城里。静雅这么一问,就转移了话题。
   又扯了一会儿,赵云飞两口要告辞,老姑非要让他们留下来吃饭,他两口推了个还有人来串门的理由,到底还是走了。
   第二天,大表弟打来电话:“云飞哥,俺娘说,你每次来走亲戚,都不在俺家吃饭,俺娘过意不去,非要让我给你约个时间,找个饭店,让你带着昂然一家,咱们一起聚一聚,拉拉呱儿。”
   昂然是赵云飞惟一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在银行工作。赵云飞知道老姑是想表达一份谢意。姑姑家就那样的经济条件,让她老人家拿钱下馆子,怎么着,也不忍心啊。这饭局,断是不能去的。就在电话里找个理由,说:“昂然两口子年假期间都得值班,抽不出空儿来。”婉拒了老姑的一片好意。
  
   三
   一晃又是阳春三月,赵云飞两口子趁着春暖花开,出国旅游了一趟。回到家,儿媳妇指着一个大黑塑料袋子,告诉他们:“爸,妈,俺姑奶奶和姑爷爷前几天来了,提溜着这一袋子保健药,说是让你俩吃的。姑奶奶还说了,这药,你们俩的病都治。她又说,这一盒值三千多块呢!”
   静雅打开一看,黑塑料带里装着二十盒保健药,黄黄的盒子上,印得花里胡哨,看来看去,盒子上印着是某省某保健公司的产品,连国家批号、生产日期和保质期都没有,基本属于三无产品。赵云飞和静雅都明白,这些药,只要他们两口子接受了,就得掏钱,总不能让一个家庭困窘的八十多岁的亲姑老太太去替他们付账吧?开了这个头,卖保健药的一定不依不饶,不是缠着姑姑,就是直接找上门来,让他们两口子继续买。这坑,只要跳进去,就很难拔出腿来。
   “老太太中了卖保健药的魔了,还要拉咱入伙呢!”赵云飞有些烦恼。
   “这还真得退回去。要不,开了这个头,以后可就麻烦了!”这种情况下,静雅也不想再迁就。
   第二天,静雅买了一兜鸡蛋和一箱牛奶,俩口子驱车到姑姑家。俩人提着礼物和那一塑料袋子保健药,进了姑姑家门。也真巧了,姑父一人在家,姑姑不在。赵云飞两口子都舒了一口气,正为如何应对姑姑为难呢,可巧,她老人家还就不在家,避免了一场唇枪舌剑。
   姑父是个老蔫儿,看见赵云飞两口子将那一塑料袋子的保健药送了回来,就嗫嗫嚅嚅地嘟囔:“都是你姑瞎逞能……我给他说,你们两口子不会吃这药……她偏要买了给你们送去。”
   赵云飞说:“你告诉俺姑,俺两口子享受着医保,不用花钱买这东西。再说了,那药不对俺俩的症,静雅又是过敏体质,不能乱吃药的。让俺姑退了就行。”
   “那得退……那得退!”姑父又是嗫嗫嚅嚅地嘟囔。
   告别了姑父,出了姑姑的家门,赵云飞两口子相视一笑,坐上车,轻轻松松,开车走了。
共 441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赵云飞生病,平日疏于来往的业已年迈的姑姑姑父来看望他,这让他有几分感动,又有几分意外。其实他们是借此机会,想向他借钱买保健品的。赵云飞自然不会同意,但终究觉得过意不去,在妻子的劝说下,趁过春节,给了他们两千块压岁钱。他原以为,这事儿就此了结,却没想到,姑姑竟鼓动他们夫妻也买保健药,见劝不动,便趁着他们出国旅游,自作主张给他们送来了一大堆保健品。赵云飞夫妻见状,只得提药上门,当面去拒绝姑姑。好多时候就是这样,必须要当机立断,否则必受其乱。这篇小说用不大的篇幅,通过姑侄之间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描述了当下的保健品乱象。老年人是一个需要社会关注和关爱的特殊群体,许多不良商家利用老人希望健康长寿和需要关爱的心理,骗取老人的信任,榨取他们的钱财,这应该引起社会的警醒。因此,该作品富有积极的现实意义。流年欣赏并推荐阅读!【编辑:闲云落雪】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8-09-06 23:33:10
  利欲熏心的商家总是对最没有防范能力的老人下手,令人气愤。感谢老师赐稿流年!
闲云落雪
回复1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9-07 06:59:37
  谢谢,对主题的把握很准确。
2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9-07 06:58:21
  感谢闲云落雪编辑的编审和精彩的编者按语,辛苦了!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